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七十九节 墓碑
    。

    第一百七十九节 墓碑

    墓碑上赫然多了三个字:“答应他。”

    左莫本来这些天已经打定主意不受蒲妖的诱惑,《大千叶手》和《小千叶手》都让他痴迷不已,但他还是依然决定拒绝这宗看起来占便宜得多的交易。

    蒲妖对山体的介绍并不够详尽,但是,左莫心中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快修炼到山体,全得益于黑色墓碑。《金刚微言》不是什么出色的心法,能有如此神效,只有可能是那五句和玉简不同的口诀。

    虽然蒲妖没有多说,而且言语间对山体颇为不屑,但是左莫依然能够轻易地感受到山体的强大。

    突破瞬间,力量充盈贯体的感觉,他回味良久。

    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直接地体会到力量的味道。

    蒲妖糟糕至极的信用,也让左莫对其完全不相信。哪怕《大千叶手》和《小千叶手》让他怦然心动无比,但以他清楚,蒲妖给出来的东西,往往都是看上去甜美,尝起来可没那么甜美。

    《金刚微言》没有太深奥的东西,极对左莫的胃口,不知不觉就修炼到山体,也证明他具备这方面的天赋。与其把宝押在不可信的蒲妖身上,还不如坚守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

    更高深的地步,他不去想,只要能达到突破一瞬间的境界,他相信,有那份力量,即使在乱世之中,自己也有几分生存的实力。

    一连想了几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左莫毅然决然地跑到识海,准备拒绝蒲妖,却愕然看到墓碑上悄然浮现的三个字。

    他心中升起一股怪异绝伦的感觉。就好似,蒲妖屁股下的墓碑,其实是个活物。这个想法实在太荒涎,荒诞得连左莫自己都觉得,难道是自己这些天想得太多,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墓碑上的三个字,硕大醒目。

    不是幻觉!

    “想得怎样”蒲妖漫不经心的声音突然在左莫耳边响起。

    左莫心中一惊,瞥见墓碑上的三个字,悄无声息地变淡。眨眼间,刚才醒目的三个字,已经不见踪迹。

    难道这墓碑真的是活物

    左莫胡思乱想着,嘴里应道:“嗯,我想了很久。”

    如果这墓碑真的是活物,那……

    猛然间,他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蒲妖时昏迷,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古朴苍凉的声音。以前他都以为那是蒲妖,现在细想,那声音刚正威严,和蒲妖异诡魅迥然不同。之前他一直忽视这个问题,因为识海中,除了蒲妖,再没有别的人。

    上次墓碑浮现《金刚微言》时,都没有引起他这方面的联想。

    “答应他。”

    这样的三个字,除了有脑子的活物,哪怕再出色的法宝,也不可能说出这样人性化的话。

    愈想他愈觉得墓碑是活物。

    左莫脑子在飞快地转动,说话自然就跟不上,这让他今天看上去尤其呆板木讷。

    蒲妖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呢”

    左莫嘴里下意识地回答:“我还得想想。”他索性也不搭理蒲妖,盘膝坐下来,反正墓碑上的字已经消去。

    蒲妖有些意外,左莫进识海,应该是有所决定才对,难道临时反悔他又觉得不像。他和左莫相处时间颇久,左莫虽然有时会犹豫迟疑,但是一旦决定之后,却从不动摇,果决狠辣起来,连他都有些咋舌。

    这次怎么会临场犹豫起来

    不过,就算他想破头皮也想不到,他会被屁股下的墓碑,阴了一记。

    坐了下来的左莫,仔细思索起来。

    墓碑应该是活物没错,不,也许是墓碑下有什么活物。

    现在细细想来,墓碑上次出现《金刚微言》,恰好是蒲妖入定的时候。这次,墓碑又当着蒲妖的面,阴了蒲妖一下。

    莫非墓碑和蒲妖有仇

    蒲妖平时都坐在墓碑上,以前的时候,左莫总觉得蒲妖是在守墓。现在想想,似乎的意味更重一些。难道,墓碑下封禁了蒲妖的什么厉害对头,他不放心,便亲自镇守在墓上

    这个猜测十分合情合理,左莫觉得,就算不是有仇,墓碑和蒲妖的关系也绝不融洽。否则的话,绝不会出现两次墓碑针对蒲妖的情况。

    想通这层,左莫忽然有些明白蒲妖的意图。

    蒲妖需要地气做什么,他一直没有说。现在看来,蒲妖提出的这次交易,似乎有明显针对左莫刚炼成的山体的意图。

    左莫忽然又有些不明白了。

    若是蒲妖和墓碑的关系真的那么不好,蒲妖完全可以不让自己修炼的《金刚微言》。可蒲妖并没有阻拦他修炼墓碑的《金刚微言》。若蒲妖针对左莫的山体,他也完全有足够的手段和方法来对付。

    蒲妖可不是什么心胸宽阔的家伙,这厮睚眦必报,谁和他有仇,绝对会第一时间被他阴死。蒲妖是绝不会纵容自己的仇敌,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至于左莫自己,他不觉得自己能够在两者仇怨之间,对蒲妖产生什么影响。

    越往细想,越是让左莫觉得一头雾水。

    他索性不去想蒲和墓碑之间的关系,他需要考虑的,是哪一种选择对自己才更有利。蒲妖的许诺,在左莫心中,是万万信不得。相较而言,他更愿意相信墓碑的话。墓碑的《金刚微言》,给出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没有太玄乎的描述,却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更加能够打动左莫。

    假如把蒲妖和墓碑看成两个人,蒲妖的前科恶劣,墓碑的前科良好。

    左莫觉得纳闷,这明摆着要拖累炼体的进度,墓碑为什么还会让自己答应难道……

    忽然他脑海中冒出个念头:难道墓碑有解决的办法

    左莫精神陡然一振,极有可能!若不是如此,墓碑肯定不会让自己答应蒲妖。若是墓碑对自己炼体不上心,之前也就不会传授他《金刚微言》。

    他相信,任何行为都是有目的的。

    墓碑传授《金刚微言》也肯定有它的目的,只是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但既然它有目的,就不会如此轻易地让自己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那样的话,它完全没必要传授自己《金刚微言》。

    至于墓碑只是纯粹出于喜好而传授,连左莫自己都不相信。

    猜不到他们的目的,但左莫却能判断出,如何才能对自己更有利。

    他决定听墓碑的。打定主意,他便开始寻思着,墓碑会如何给出解决的办法。想到《金刚微言》和刚才出现的三个字,他决定以后多往识海里跑跑。

    想通之后,左莫起身,走到蒲妖面前。

    “嗯,我想通了,成交!”

    “你的选择很明智。”蒲妖冰冷如刀锋的唇弯起一道微微弧度。

    落在有心的左莫眼中,总让他感觉蒲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异乎寻常的内容,就仿印证他的某些猜测。

    《大千叶手》的第一篇和《小千叶手》的前三式到手,左莫立即如饥似渴地研究起来。

    《胎息炼神》晦涩难懂,直到今天,他依然进境甚微。这两种法诀虽然有些难懂的地方,但是比起《胎息炼神》来,要好懂得多。蒲妖愿意亲自传授《小千叶手》,是最让左莫意外的地方。

    他借机尝试拿些平时他感到困惑的问题请教蒲妖,没想到蒲妖一改平常的吝啬小气,十分爽快地回答,而且几乎可以称得上不厌其烦,耐心得连左莫都感觉受宠若惊。

    如此大好机会,不好好利用,可就是傻瓜,左莫趁机把自己平时所有的困惑,全都梳理了一遍。

    一番梳理下来,他顿时觉得,哪怕没有两部法诀,也值了!

    妖的这一套关于神识的法诀,若论精妙神奇,他所阅读的任何一枚玉简,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简直有如云壤之别。

    但和蒲妖作交易,你永远无法体会到单纯的快乐,伴随着的,永远少不少割肉般的痛。

    在蒲妖的指点下,他很快学会如何从大地汲取地气。炼体的地气和左莫修炼法诀中的《地气诀》所汲取的地气虽然同名,但两者完全不同。

    《地气诀》的地气,是土壤孕育生长之气。但左莫如今汲取的地气,却是一种厚重凝实的力量。两者之间唯一相同的,便是都有滋养厚重的特点,只是《地气诀》滋养的是灵株,而炼体地气滋养的却是肉体。

    细心的左莫发现,他之所以能够汲取地气,有两个因素。一个是炼体达到山体,而另一个原因却是魔纹。

    蒲妖在左莫身上镌刻的魔纹,使他的身体能与大地沟通,神奇无比。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魔为什么主炼肉体,因为他们天生魔纹,他们是大地之子。

    汲取地气时,舒服而令人迷醉,一点点凝实的力量从双腿缓缓进入体内,滋养身体的每个部分。你能感受到力量在你体内一点点充盈,你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令人上瘾。

    但刚刚汲取的地气,瞬间被蒲妖抽空,绝对是一种酷刑!

    体内的力量瞬间抽空,大脑甚至会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当左莫回过神来,虚弱和无力,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久病缠身。强烈的晕眩和恶心感,破坏他所有的食欲,破坏他所有的兴致。

    每次被蒲妖抽走刚刚汲取的地气,他只会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晕晕睡去。

    不过,他没有睡,他需要修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