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八十节 大千叶手
    。

    第一百八十节 大千然神往。

    想到这,他不禁撇撇嘴。

    蒲妖也说自己是天妖,可大家都是天妖,为啥相差这么大蒲妖拿出来的法诀也有好几种,但从来没听他说,哪一种是他所创。最主要的是,左莫在这厮身上,完全没有感受到半点天妖高人的风范。他相当怀疑,蒲妖的天妖身份,十有是这厮自吹自擂。

    懂得水炼之法,左莫炼制“种子”并没有花费太多周折。

    几个时辰之后,一粒“种子”成形。

    这颗左莫汇集所有神识凝炼而成的“种子”,黄豆大小,一胀一缩,宛如呼吸。

    最难的地方,却没有成为左莫的障碍,只需再坚持每日按法门修炼,十日后,这颗“种子”便会破芽而出。

    不过,如今他所有神识都成孕育成这颗种子,就好似所有的神识突然消失不见,这令早就习惯了每时每刻都使用神识的左莫,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

    没有神识,左莫不能炼丹,不能炼器,但最令他心惊肉跳的是,他现在无法使用《天环月鸣阵》。

    该死!

    自己竟然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看来这段时间太得意过头了。

    这十天可千万别有人来。

    为了不引起其他师弟们的恐慌,表面上,他表现得相当正常。

    公孙差送来一堆材料,全都是从那只被左莫猎杀的青钉鳄身上取得的。最惹人注意的,便要数那张青钉鳄皮和七枚青钉。这张青钉鳄皮完好无损,如此完美的青钉鳄皮,可是相当罕见。青钉鳄皮是相当出色的灵甲材料,在市场上的价格相当高。

    左莫最喜欢的,却是这七枚青钉。

    七枚青钉是难得的水行材料,而且出自同一只青钉鳄,十分适合把它们炼制成一套飞剑。

    左莫的五意套剑,需要五把性质完全不同的飞剑,想集齐,可遇不可求。

    他打算把七枚青钉炼制成一套飞剑,正适合他现在使用。

    不过一想到自己如今神识全都用于孕育“种子”,左莫也只有苦笑的份。

    十日后。

    左莫全神贯注地按照《大千叶手》上的口诀催动“种子”。经过十日不断炼化,“种子”涨大有如鸽蛋大小,发着微光,外壳有如薄胎瓷,里面隐约可见蜷缩的胚芽。

    忽然,左莫察觉壳内神识一动,“种子”外壳破碎。外壳由神识所化,破碎自然不会有声音,但是落在左莫耳中,却不啻于一道惊雷。

    他浑身仿佛如遭雷殛,一阵抖动。

    嫩芽从破碎的壳中伸出,只有一片叶子。

    嫩芽叶片极小,形似人的手掌,五指俱全。

    周围的一切,如同潮水般涌来,清晰无比。这股熟悉皆在掌握的感觉,顿时让左莫安心下来。

    神识!

    不知不觉中,左莫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对神识的依赖程度已经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神识似乎比以前要弱不少,但只要有神识,他便能够发动《天环月鸣阵》,安全有最基本的保障。

    安心下来的左莫开始仔细研究起自己面目全非的神识。

    如今他的神识,全部都化为这棵嫩芽。宛若婴儿圆滚的小手,嫩芽唯一的叶片,却让左莫惊喜不已。

    心神一动,宛如手掌的叶片忽然波动起来,五道叶指也是一阵微抖。没多时,左莫便找到了几分诀窍,叶手上的五指,变得越来越灵活。玩得兴起的左莫,甚至控叶手的五指掐动各种法诀,练习起指法起来。叶手掐动法诀没有任何动静,神识和灵力完全不同。

    但是用叶手练起指法,它的灵活程度远远超过左莫自己的手指。他能够控制叶手完成许多匪夷所思难度极高的指法,这些指法若用他的手指,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叶手的五根手指可以随意地伸长变幻形状,让左莫大呼神奇。

    左莫就这样玩叶手,一直玩到精疲力尽才停下来。在他停下来时,他才注意到一个之前被他忽略的地方。控制叶手的难度比起以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如此精细巧妙的变化,放在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他神识笼罩的范围要比以前小许多。他一开始也以为是自己的神识下降,但是研究过叶手才明白过来。此时的叶手嫩芽根部还在“种子”内。

    自己的神识,绝大部分都在那团鸽蛋大小的“种子”里,此时转换成叶手的神识只是少数。若待“种子”内的神识全都被转换成叶手,自己的神识也会回到之前的水准。半破碎的“种子”此时就像土壤,叶手嫩芽从中吸收养份,而不断地生长。

    一天的时间,叶手嫩芽长大了一点。

    等自己的神识全都转化为叶手,叶手的生长速度,就会受到他神识增长的速度。

    不过,《大千叶手》给左莫带来的好处,他有最直观的感受。虽然神识笼罩的范围要比以前小许多,但神识笼罩范围内的清晰度,比起以前,要强太多。

    这个好处,和炼丹炼器,都有着最直接的关联。

    无形之中,左莫的控火能力,又上了一层台阶。他心中有强烈的炼制飞剑的,但他还是按捺住了,他的神识还没有恢复最巅峰的状态。

    叶手的生长并不算快,但是十分稳定。左莫也不着急,他要做的事多得很。

    比如修炼《小千叶手》的前三式。

    前三式左莫已经学会,蒲妖亲自传授,还是有点作用的。这三式或精妙或威力奇大,他自然不会放过,不断地修炼,他要把它们修炼到自己心意一动,招式便成。

    不过,他离那一步,还早得很。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用指尖色画时的光芒,是淡淡的白色光芒,而不是蒲妖那般鲜血的颜色。不过完成的招式,效果没有什么区别。蒲妖对这个问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左莫见其不影响施展法诀,也就丢到一旁。

    左莫到现在还没搞明白,这《小千叶手》和叶手有什么关系。

    夜晚,月色如水。

    一个浑身暗金的人黑湖旁,他双腿赤足,分开而立。

    左莫运转《金刚微言》,一丝丝微弱至极的地气,从他的脚心钻入体内。地气如缕,凉凉的,散入他的五脏四骸,他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泰。随着这丝丝缕缕的地气渗入体内,他的肌肉,变成更加强健坚硬。左莫的身体,就像大地般安静而又充满活泼的生机。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掌,淡淡山峰刺青隐约可见。

    哎,他不禁摇摇头,马上他体内的地气被蒲妖吸走之后,这山峰的刺青便会重新消失不见。

    每天都要折腾一番,他自然也摸出了点规律。他手掌的山峰刺青应该是山体的标志,若是身体越是强横,体内地气越是丰沛,它会变得越清晰。每天刚汲取完地气时,是它最清晰的时候。

    体内忽然生出一股吸力,刚刚渗入浑身的地气就像被饵料吸引的鱼群,又从左莫浑身每一块股肉,每一块骨头中渗出来。

    左莫眼中露出几分痛苦的表情。

    不需要他的控制,他的身体本能地抗拒,抗拒地气的离开。它们拼命地想拉住地气,奈何那股吸力实在太强大,地气不断地朝吸力汇集。

    体内的地气,被蒲妖一扫而空。

    虚弱涌上来,但是他却昏迷不了,因为痛。他全身就像针扎般,每一块股肉每一块骨头都在痛。

    左莫明白怎么回事。

    汲取地气,再被蒲妖抽走,整个过程,左莫的身体就像好不容易得到一件宝物的壮汉,却突然遭抢,它本能地防卫反抢,但对方比它强太多,就在这个争夺过程中,他的身体受伤了。

    每天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受伤,其中痛楚,可想而知。

    简直是种酷刑!

    该死的墓碑!每天左莫都咬牙切齿忍受着痛楚,同时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诅咒那该死的墓碑!

    这段时间,只要他一有时间,便会往识海里跑。

    结果自从上次冒出来三个字之后,墓碑再也没有半点动静。

    听了那三个字,一心指望着墓碑的左莫悲愤莫名,他终于反应过来,他看错人了!

    错,他看错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