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超神学院之我为漫威代言 > 第七十章 徒弟,传承(二合一)
    ……

    又是一天过去,张政从床上爬起来,习惯性下楼打拳。

    很丢人,昨天与冯宝宝比赛,最终输得居然是他,不是酒量,而是肚量问题。

    不使用六库仙贼,他肚量居然没有冯宝宝肚量大。

    “张政,你电话,马仙洪打过来的。”

    对着小花园的张政喊一声,枳槿花直接将手机从二楼扔下来。

    “我去,败家娘们!”见到自家媳妇动作,张政身上直接亮起金光,接住飞向自己的手机。

    看一眼来电,张政面色一黑,暗道马仙洪心急。

    接起电话,和马仙洪聊两句,张政这才挂断电话,然后又给吕慈打过去。

    “老爷子!有时间吗?明天早辈去拜访您!”

    电话另一端,吕慈听到张政的话,因为刀疤,略显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哈哈!时间倒是有,可是我记得某人说过要请我喝喜酒,怎么结婚时没请我?”

    吕慈笑着打趣一句,缘分这玩意,真他娘的奇怪。

    “呵呵!婚礼比较仓促,不过喜酒必须有,两坛陈年女儿红,你觉得怎么样?”

    张政倒是不介意吕慈的抱怨,有些诱惑的说到。

    “哦⊙?⊙!女儿红,你家那个丫头家里居然给她准备女儿红了?

    听到张政的话,吕慈明显不信。

    “不是,我在别处弄得,就问您老,行不行?”

    听到吕慈的话,张政满脸黑线。

    “行!干嘛不行?不说别的,光是寓意就不错。”

    吕慈闻言,咧嘴一笑,直接点头同意,女儿红,寓意就不错。

    “好!明天给您老带过去”

    张政说完,这才挂断电话,陪着枳槿花吃过早饭,在她嘴上亲一下,这才拎着两件换洗衣服离开。

    ……

    一天后,吕家村村口,张政和马仙洪两人没有直接进去。

    “马村长,今天无论结果如何,千万别对这个村子产生恶意,不然你可就惨喽!”

    打量着走向自己的吕龚,张政提前嘱咐马仙洪一句。

    要是这货因为不能治好,而对吕家产生恶意,老疯狗绝对发飙咬人。

    “修德道长放心,马仙洪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马仙洪听到张政的话,笑了笑,开口保证道。

    他又不是不明白道理,治好自然最好,治不好,最多也就是在失望一次。

    两人说话间,吕龚已经走到两人身边。

    “修德道长,马村长,里面请,太爷爷已经等了两位很久。”

    吕龚抱拳后,直接带路。

    这个村子很大,为了先天明魂术,吕家只招上门女婿,从来不将女儿外嫁。

    跟着吕龚走到村子中央,在一个小院门口,张政终于见到了本次的目标,十老吕慈。

    “吕老爷子,久违了,看看这个,绝对正中。”

    见到吕慈,张政直接将自己两坛女儿红送上去。

    “哦!三十多年的女儿红,老姑娘了!”

    吕慈接过张政的酒,将封口扣开一点,只是一闻,就已经判断出酒的年份。

    “你牛,晚辈佩服!”

    张政闻言,还能说啥?只能送他一根大拇指,同是心里诽谤,“不愧是老疯狗,鼻子真灵!”

    “哈哈!修德你个小混蛋,心里一定在骂我。”

    见到张政的表情,吕慈不由打趣一句,倒也不在意。

    谈笑间,两人走进屋子,不一会就有人将茶送上来。

    “谢谢吕小姐!”

    对着小姑娘道谢后,见小姑娘甜甜一笑,张政也给她一个笑容。

    “老爷子,我们开门见山,您给马村长看看,看他急得都快坐不住了。”

    见马仙洪自打进门后,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架势,张政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行!丫头,让你家里准备饭菜,一会我要和修德小道长喝点。”

    对对着女孩嘱咐一句,吕慈这才走到马仙洪身边,将手放在他头上。

    “小子,老夫要查看一下你灵魂,别反抗,不然太麻烦。”

    吕慈说着,身上开始散发出蓝色的炁,接着张政就看到,马仙洪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直接晕倒在椅子上。

    再说吕慈,随着时间越久,脸上神色也开始变的凝重起来。

    不为别的,他已经可以肯定,马仙洪绝对是被双全手修改的记忆。

    “老爷子,他还有救吗?”

    张政可不管那些,直接开口问道。

    “嗯!老夫尽力,他的记忆被明魂术改动过,吕良没有那份功力,除了他我吕家没有叛徒。”

    吕慈心情不太好,面色有些阴沉。

    “哈!老爷子你呀!都多少年了,你们这些老人,怎么看不开呢!”

    见吕慈还是拿明魂术说话,张政不由摇摇头。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已经过去三代人了,还有啥可想不开的?

    双全手就双全手,承认又能怎么样?

    见吕慈要为马仙洪治疗,张政很识趣的走出屋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

    吕慈见此,这才露出笑容,开始给马仙洪治疗。

    院子里,张政无聊的坐在那里,感觉似乎有人窥探自己,将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大萝莉,长的很可爱,将来不出问题,将来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美女。

    只是可惜,生在吕家,没有传说中的爱情。

    “哈哈,小姑娘,你看我做什么?”

    “你是天师府的修德道长吗?太爷爷说你很厉害!你能打赢我吕龚哥哥吗?”

    用萌萌哒的大眼睛看了张政好一会,小姑娘这才开口说道。

    “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张政见小姑娘可爱,忍不住逗弄一句。

    “呀!我叫吕静怡,十一岁,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打赢我吕龚哥哥吗?”

    小丫头听到张政的话,赶紧自我介绍一遍,然后又开口问一遍。

    十一!张政听到吕静怡话,不由瞪大眼睛,十一岁,是不是长的有点急,无论身高,还是其他方面。

    “哈哈,我也不知道耶,要不你把你吕龚哥哥叫过来,看看我能不能打过他!”

    “嗯嗯!你等着,我这就去。”

    小丫头说完,迈开两条和年龄明显不成比例的大长腿,蹭蹭跑开。

    “修德道长,你这不仗义呀!我们家静怡才十一岁,你就逗弄!”

    吕慈给马仙洪治好以后,走出院子,正好听到两人的一些对话,现在已经是满头黑线。

    他最近总是夸奖龙虎山修德怎么样,怎么样,结果就被他这个十一岁的重孙女记住了。

    没想到张政这次来,小丫头居然想着让吕龚和张政过几招。

    “哈哈!吕老别生气嘛!小丫头挺可爱,忍不住逗逗,对了,马村长怎么样了?”

    笑过之后,张政这才开口问一句。

    “放心,老夫出手,他醒了也就全都想起来了。

    不过修德,你要是喜欢我家小静怡,收她做徒弟吧!

    吕家明魂术她天赋不高,如意劲除了已经死去的欢儿丫头,也是传男不传女,你要是觉得静怡眼缘不错,让她给你们龙虎山做个俗家弟子?”

    吕慈说话时,眯着眼睛,笑着打量张政。

    “额⊙?⊙!”

    “老爷子,你也知道,我这个年纪收徒弟,那不是误人子弟吗?再说了,我哪怕想要收徒弟,最起码也要师爷同意才行!”

    张政到不是不喜欢刚刚的小丫头,可是他也没资格随便教徒弟。

    龙虎山金光咒虽然也外传给俗家弟子,可张政现在却没资格。

    倒是他师伯的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弟子,已经开始收徒弟。

    “哼!老天师那里我去说,老夫就问你同不同意,要是不同意,今天你饭也别在我吕家村吃了,反正老夫也给屋里那小子治好了,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滚蛋!”

    吕慈见张政坚持,已经开始耍无赖,一言不合,开始赶人走。

    “额!行,不过你要自己和老人家说明白,不然哪怕我现在就背着马村长离开,也不会答应!”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张政还能说啥!不就是个徒弟吗?只要老天师同意,他就收下也无所谓。

    至于天师府金光咒会不会在吕家传开,他们也要敢传。

    很多大门派都会收一些世家子弟为徒,但都是潜移默化,约定俗成,门派功夫,不得传给家族其他人,哪怕是子孙,也要在拜师以后,才能传承。

    就拿陆家来说,陆瑾是三一门门人,哪怕三一门已经被灭门,他也只将逆生三重传给陆琳,并且陆琳也是下一代三一门弟子。

    哪怕他在宠爱陆玲珑,还是让她学的全真内丹功,而不是三一门逆生三重。

    “好!痛快,到时候你可要认真教我重孙女,不然老夫和你没玩。”

    吕慈听到张政答应,直接掏出手机给老天师打电话。

    时间不久,电话接通,然后两个年过百岁的老人说几句以后,这才放下电话。

    不一会,张政电话响起,张政一看是老天师电话,赶紧接起来。

    和老天师聊几句,意思就是说,他作为荣山大弟子,已经可以自行选择收徒弟,并且将荣山这一脉发扬光大芸芸。

    挂断电话,张政面露无奈,苦笑不已。

    “老爷子,您可把我坑惨了,我这本来都想着还俗了,现在好,师爷他老人家直接让我代表恩师一脉收徒。”

    代表荣山一脉收徒,那就是张政的徒弟,以后就是龙虎山正传弟子,其他荣山弟子在收徒弟,那就要差一层,除非荣山成为下一代天师,那样才会改变!

    “哼!现在抱怨,晚了!”

    吕慈目的已经达到,张政惨不惨关他屁事。

    “二丫头,告诉你娘,饭先不做了,通知全村,今天准备拜师宴,静怡拜师龙虎山修德道长门下。”

    如果是上龙虎山拜师,自然不会有拜师宴一说,可这是吕家村,对于古板的吕慈来说,拜师宴要是太小,他吕慈闲丢脸。

    这就是吕慈和陆瑾的不同之处,陆瑾虽然年龄大,但他并不迂腐,反而很开明。

    吕慈恰恰相反,从他们家那些规律就能看得出,他是个老古板。

    随着吕慈一句话,全村都不由动起来,尤其是吕静怡家里,更是开始摆宴。

    天师府修德道长,虽然年轻,吕家村却不会有人小看他,那可是自家老爷子嘴里的异人界第二人,最主要的是,张政年轻,未来绝对是成就可期。

    自家静怡本来对于家传明魂术天赋就不高,再加上是女孩,还不能学习如意劲,将来也就那样了。

    没想到否极泰来,居然有机缘拜入天师府门下,他们两个自然开心。

    随着时间推移,终于敢在中午之前,将这个拜师宴给摆好。

    张政坐在吕慈下手,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露出和煦的笑容。

    “弟子吕静怡,拜见师傅!”

    小丫头毕竟已经十一,很多事都明白,她知道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格外珍惜。

    对着张政磕头时,动作一板一眼,极为标准。

    张政见此,也是面色严肃,危襟正坐,受下她的三个响头。

    不是张政古板,这与上学的老师不同,这是正经的收徒弟,传道,受业,解惑,以后小丫头要是有事,他张政也会受牵连,这就是师徒。

    天地君亲师,前三项除了张政这种出家人,异人并不看中,可是后两样,异人界看的比谁都中。

    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茶杯,张政轻轻抿一口,放在桌面。

    “既然你已经拜我为师,该说的我一定要说。

    为师是天师第六十七代弟子,到了你这,就是六十八代,希望你以后戒骄戒躁,守正辟邪,不可为恶。。。”

    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徒弟,张政开始讲述天师府戒律,和自己的一些要求。

    对于张政口中的一大堆废话,大家听的却很有耐心,因为这是传道的过程,大门派尤为看重。

    直到张政全都说完,小丫头重新磕头,拜师仪式才算结束。

    饭后,张政和马仙洪一起离开吕家村,同时张政包里多出一个木盒,里面是一只百年老山参,吕慈送过来的拜师礼!

    “马村长,你记忆既然已经恢复,是直接去找家人,还是找曲彤报仇呢?”

    两人在车站分开时,张政多嘴问一句。

    “哈哈!报仇,哪来那么多仇要报,算了,她要是不在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找她!”

    回忆着曲彤,马仙洪苦笑起来。

    除了修改自己记忆,让自己帮她,曲彤对他还不错,这让他怎么报仇。

    “随你,我回去教徒弟,其他懒得再管了。”

    张政说完,也不搭理马仙洪,直接拉着小丫头小手,另一只手拖着她的小行李箱,走过检票口。

    他现在已经结婚,有徒弟,以后那些破事,他懒得参与。

    张楚岚也好,王也也好,冯宝宝也好,八奇技也好,甲申之乱也好,关他张政屁事,谁敢惹他,直接拍死就行。

    “师傅,师娘凶不凶,会不会讨厌静怡?”

    第一次出门,小丫头有点担心,毕竟哪怕是自己师傅,两人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

    “不会,你这么可爱,师娘怎么会讨厌你呢?而且你师娘也不凶。”

    张政很有耐心,对着自己徒弟解释一句。

    “师傅,我很笨,要是学不会你教我的绝技,你会不会罚我?”

    “看情况,要是不认真,我就罚你。”

    “嗯!我会好好学习,无论师傅教我什么绝技,我都会好好练习。”

    “嗯,这才乖。”

    。。。。。。。。{一人之下篇完结。}

    接下来再想看,就看新手新书

    万界文《最熊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