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职赘婿 > 《全职赘婿》 正文 第677章 绰号
    .,最快更新全职赘婿最新章节!

    秦潇湘的回家之路,虫娘的信仰之路。

    阴雨的夜晚,伴随着那病弱的咳嗽声,车开出了上宁市范围。

    根据虫娘所说的位置,秦潇湘的老家是在隔壁省,一个三线小城,没人知道,这个蛇蝎女人是如何爬到今天的,也不知道她的过去,是经历了什么,变成了后来的风月之主。

    来去成谜,她只留下心狠手辣,争斗权利的一面。

    很快,时间进入到了后半夜,虫娘的身体很差,开一段时间,就要休息一阵,又没有走高速,这一路并不顺利,也没有想象的快。

    午夜三点钟,疲倦的虫娘不得不休息,车停在了一个加油站。

    这个时间段,路边的超市之类的店铺,基本关门了,幸好还有加油站这种二十四小时的地方。

    稍微吃了点东西,两人站在小雨中,用冰凉的天气,清醒着头脑。

    开夜车是个辛苦活。

    “按照这个速度,明天下午能够到。”

    “你确定吗。”

    “车已经出来了,还需要在乎快慢吗。”

    林宝没有再计较,他问道:“秦潇湘的老家,还有家人吗?”

    “大姐的过去,没人知道。”

    “我看你的年纪,应该比秦潇湘要大一些,你比她更早进入风月馆吧,她过去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

    “我既然快死了,就多说几句吧。”她站在雨里,点上了一支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风月馆的馆主,每一代都没能善终,上一代馆主年纪大一些,她死的时候不到四十岁,正是风光的时候,中毒死亡。”

    “毒死?”

    “幕后的黑手,很可能是袁天淳,当时两家有很大的矛盾,然后秦潇湘就上位了,她是上一代馆主指定的接班人。”

    秦潇湘的时代,也就由此开始了,如果说前几代馆主,是把风月馆当成一个生意经营,那么秦潇湘则是把那里当做一个女人的试炼场。

    没能通过试炼的人,堕落其中,就会变成被吸血的奴隶,在混沌中觉醒的人,会被她重用,甚至支持个人选择,想离开,就放她走。

    很多人觉得,风月馆就是从这一代开始,变得更加恶劣,因为很多女孩沉迷其中,掉进了贪婪的陷阱中,再也出不来。

    之前还是合同雇佣制,到秦潇湘这里,就变成毒药,榨干所有堕落其中的人。

    到底是她的手段,让风月馆变了味,还是时代在变得更加贪婪?没人分的清楚。

    当嫌贫爱富,笑贫不笑娼都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物质与金钱至上,连道德的遮羞布都不需要了,这样的时代,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女人。

    因为她们最容易踏入这陷阱中。

    “大姐的过去很神秘,我只听说过一些,她早些年被强暴过,自暴自弃走上了这条路,被上一代馆主红娘收下了,如母如师一样教导,成为了接班人。”

    林宝好奇道:“这么说,她进入风月馆的时候,年纪不大。”

    “只有十几岁,听说她的母亲,软弱无能,女儿被侮辱了,还忍气吞声,她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那这次会她家乡,能找到她妈妈吗?”

    “我又不认识,怎么找。”

    “秦潇湘啊,这不是她的名字吗?”

    虫娘略带鄙夷的看向他,“你应该是和风月馆走得很近的人了,那里的女孩都是用绰号的,大姐的名字是假的。”

    “嗯?”

    “她刚刚出道的时候,绰号潇湘,就一直用到了现在,秦大概是她的姓氏,但未必是真的。”

    “原来是这样,那花魁也是她的绰号?”

    “那是成名后,老板送的,因为她当时独占鳌头,没人比她漂亮,比她有名气。”

    秦潇湘的漂亮是没的说的,即便是在百花斗艳的风月馆里,她的颜值和身材,也难逢对手,那一双天生的桃花媚眼,已经是许多女孩嫉妒的天资,整容也整不出那双随时放电的妖媚眼。

    但林宝发现了点奇怪的地方,“不对呀,既然都是代号,那为什么赵悦是本名?”

    “赵悦……就是她的绰号。”

    “啊?”

    “赵悦是个聪明的丫头,一进来就被大姐关注到了,她喜欢聪明伶俐的人,就给了赵悦一个好差事,外派。”

    外派通常都是馆内提拔的渠道之一,有心向上爬的女孩,都会经历外派的历练,在老板手下做公关,察言观色,审视适度,收集情报,还要做到完成任务,算是很考验能力的一件事。

    做的好了,就有机会晋升到风月馆的管理层。

    赵悦一开始就得到了向上爬的机会,算是运气好。

    “为什么是这个绰号,不应该是按照特意来的吗。”

    “哪有那么多特点,能因为特点获得绰号的人,都算是精英了,是少数人,大部分女孩的绰号,就是一个化名而已,赵悦为什么选这样一个人名做绰号,我也不懂,但那一定不是她的真名。”

    深夜里,两人休息过后,没有再闲聊,立刻启程赶往目的地。

    日夜兼程之下,天亮的时候,路程已经完成大半了。

    为了避免疲劳驾驶,他们找了一家路边摊吃了早饭,虫娘不想浪费时间,在车上直接睡了一会,做了短暂的休息。

    而另一边的上宁市,奢华的别墅里,红色为主的卧室,保持着两年前结婚布置的样子,没想到现在成真了。

    这里是他们的婚房。

    天刚亮,许霏霏就醒来了,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枕边,发现少个人,才想起林宝昨晚没回来。

    才刚刚同住,她竟然有点习惯了身边多个人。

    她并不知道,丈夫已经在一夜的赶路下,离她距离很远了。

    揉了揉眼睛,许霏霏起床了,把衣柜里的男士睡衣都丢了脏衣篮里,准备让佣人都洗了,林宝有练武的体格,汗腺发达,出汗很快。

    尤其是他们俩晚上都要做正事,睡衣都会出汗,洗的很频繁。

    清晨短暂,她很快收拾好了,钱多的可以养尊处优一辈子,她却依然自律,这个时间起床,要比很多普通白领还要早。

    穿好衣服后,正要出门,明凡来了电话。

    “怎么了?”

    “事情查完了。”

    “这么快。”

    明凡咳嗽了一下,有些尴尬,“我说了你别怪我,我私下找了林宝身边的人去查了。”

    说好了这事不想和林宝有关系。

    许霏霏并没有生气,“那林宝知道吗。”

    “他不知道,他手下那么多,我是找了其中一个人,对方收了钱,也不清楚我是谁,拿钱办事而已。”

    “好吧,直接说结果吧。”

    “许临风的秘书,被一个人给抓走了,我不太清楚对方是谁,但那个人是认识林宝的。”

    许霏霏疑惑道:“难道真是林宝做的?”

    “不确定,如果真是林宝私下做的,那许临风的报复,也就解释的通了。”

    话是这么说,可在许霏霏心里,就解释不通了,现在她和林宝,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他们是一路信任走过来,在孤岛上爆发了情感,患难升华了感情。

    所以,许霏霏确定,这事应该不是林宝做的,否则会告诉她的。

    有些蹊跷。

    “人在哪你知道吗。”

    “我知道。”

    “好,你现在就带我去。”

    十一月的尾巴,冰凉冰凉的天气,许霏霏围上了围巾,上身穿得厚了一点,下身却是黑丝高跟鞋,女人的冬天,和男人不一样。

    车开向了新区,谁也没想到,许临风失踪的秘书,居然被藏在了许霏霏的楼盘里,这一盆脏水,是泼在了夫妻两人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