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613章 番外之小可(九)
    .,最快更新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姜月是在小可和孙雪若的婚事昭告天下后才又见到小可的。

    彼时她正在御花园里替苏清欢收集露水,见到他还爽朗打趣道:“恭喜姚将军了。”

    小可笑嘻嘻地道:“多谢,多谢。好几日不见,我以为你已经回登州了。哎,我说这话可不是撵你走,我觉得没走挺好,等我成亲来喝喜酒。”

    姜月笑道:“我自是知道,咱们朋友说话,不必这般咬文嚼字,贵在舒服,以诚相待。我前几日就要走,可是夫人要再留我两日,所以……”

    “那就多留几日。”

    大脸这性格真是没得挑,端庄大气,一点儿都不小心眼。

    姜月道:“还想邀请我去吃喜酒?”

    “那当然。”

    “我是很想见识见识,但是想到要随礼,再想想我兜比脸还干净,还是作罢吧。”姜月幽默地道。

    小可被她逗笑,索性撩起袍子在旁边的石椅上坐下,看着她忙活。

    他想着姜月既然要走,以后多半也没什么见面机会,而且估计她也不会单独和自己告别,就当现在跟她告别吧。

    姜月手里拿着一只小白瓷瓶,另一只手握着狼毫,轻轻地把花叶之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扫进瓶中。

    这是一项极其耗费耐心的事情,可是姜月似乎并不觉得,不慌不忙,做得很从容。

    从小可的角度能看到她的侧颜,竟然有几分美丽?

    “夫人是想留你等我阿姐大婚吗?”他为自己的偷看而感到脸红,别过脸去道。

    “不知道,按理说应该不是。我都打点好东西准备走,夫人忽然让我再留几日,我便也没问……”

    “你是不是傻?这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小可翻了个白眼道,“你还见过比夫人更好说话的人吗?”

    姜月却道:“夫人好说话,我更应该敬畏,否则不是欺负夫人?”

    小可竟无言以对。

    姜月笑了笑道:“我外公写信让我安心待在京城,他身体一切都好,所以拖延几日也不打紧。我和夫人,以后估计再相见也难,其实我心里也是不舍得的。”

    看着她眼中的黯然,小可虽然自己也是这般想的,却还是搜肠刮肚地找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他说:“那倒未必。说不定你回去嫁个有出息的夫君,日后进京为官。”

    不过话出口他其实有一瞬间的不安,毕竟在她面前谈起夫君这事不太好,而且她原本应该是有机会的——牧简之的优秀,小可很清楚,但是现在却只能嫁一个连牧简之衣角都沾不到的人,小可觉得,姜月多少会觉得难堪。

    但是姜月却并没有如此。

    她面不改色,坦荡道:“什么锅配什么盖,我这般长相平庸又掐尖要强的,哪里能攀高枝?我怕跌下来折了腰。再说你当是在京城,三品四品的官员一抓一把,你这样年少有为的不在少数?我们霞平县,自我外公上任以来,总共出过两个进士,也没有闻名于朝野,都在外面做个小官而已。”

    小可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她长得不平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姜月长相中上,皮肤白皙,双目炯炯,只是各花入各眼,她恰好不是小可的菜,小可便觉得她不好看。

    “你这长相,旺夫。”小可憋了半天,总算憋出这几个字来,却让姜月大笑。

    “不说我的事情,你看你在皇上面前多有面子。”姜月笑道,“那日我还担心你闯祸,用冰水泼你,你不记恨吧。”

    想要媳妇,醉酒来闹一场竟然没有被皇上打,而且还得逞了?

    由此可见小可在皇上面前的体面了。

    不,不仅仅是体面,恐怕还带着几分令人羡慕的兄弟情了。当然这种想法姜月也只是想想,不敢说出来。

    哪个敢和皇上称兄道弟,那是不想活了。

    “怎么会?你也是为我好。”小可大手一挥,觉得自己很宽容。

    那天真是无妄之灾啊,回去他还好一顿打喷嚏呢!仗着他身体好,所以才没有染上风寒。

    姜月收集满了白瓷瓶,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那日我泼你之后,夫人问我,是否对你有意,想要撮合我们二人……”

    小可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心里警铃大作。

    天,大脸说这话,是在试探他吗?

    不,他不行,他一点儿都不行。

    “其实我吧,”他尴尬地打断姜月的话,“缺点一箩筐,脾气急,做事不爱动脑子。嗯,还不爱干净,阿姐就嫌弃我不爱洗脚……”

    姜月愕然地看着他。

    小可自黑到实在无话可说了,咬着嘴唇道:“反正跟了我,也挺苦的。”

    这份苦,就让他不认识的孙雪若来承担,不霍霍你了。

    姜月愣了半晌,随即爽朗大笑道:“天,你想什么呢?你不会以为我很想嫁给你吧。我又没毛病。”

    姜月是个坦荡的姑娘,所以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对小可的自恋感到好笑。

    小可有点不乐意了:“那我有毛病?”

    所以她才这么避之不及?

    是避之不及吧,反正他听出了几分这样的感觉。

    “你确实有毛病啊。”姜月道,“都是朋友,我也不说好听的。你好、色没得跑吗?你端看颜色是不是肤浅?你当初对那谁……是不是一根筋,做了许多错事?我不是说你坏话,我是真看不上。你是个男人,得有自己的坚持……你也别生气,反正我都要走了,也不怕你记恨。这些话,别人恐怕也不好意思说。”

    行吧,大脸你厉害。

    我扎了你一针,你捅我一刀。

    姜月又道:“再说你这人不实在。你看我跟你说话,是不是有一句说一句,一点儿都不藏着掖着?你看不上我可以直接说,转弯抹角说自己缺点做什么?我刚才没反应过来,还想安慰你几句,那样你尴尬不尴尬?”

    行吧,说不过说不过,败了败了。

    小可想,他到底为什么想不开,要来吃这通教训?

    除了大脸,他现在对姜月有了第二个评价——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