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厉少有喜,二婚甜妻送上门 > 《厉少有喜,二婚甜妻送上门》 正文 第209章 被抛弃
    良久,感觉到厉相与喘气声小了一些,苏千瞳终于鼓起勇气再度开口。

    “那个……你要带我去哪里?真的能让我见到少骁吗?”

    “你说呢?我不带你去见厉少骁,难道还能带你去约会?”

    “……”

    本来厉相与似乎已经有消气的迹象,不想苏千瞳一句话,他有火了。

    苏千瞳不由瞪大双眼,奇怪的看着厉相与。

    不对啊,这人的火气,怎么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问题是她根本就没得罪过这个人……

    “看我干什么?你对我有意见?还是你不想见到厉少骁了?”

    厉相与又一次明显的针对苏千瞳开口。

    苏千瞳刚刚听到厉相与开口,就赶紧垂下双眸。

    不过听到最后,听他提起厉少骁时明显要紧的牙关,她猛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哦,我知道了,你的伤是不是……”

    苏千瞳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厉相与,想求证自己的猜测。

    不过厉相与瞬间黑脸,把她后面的话给吓回去了。

    苏千瞳猛地咬住唇,又低下头,心里暗骂自己。

    怎么就这么笨呢?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

    厉氏。

    雷霄敲响厉少骁办公室的门,推门而入。

    “骁爷,跟踪大少爷那边的人有消息传过来,说大少爷回去中途接了一个女人上车。”

    “女人?陈欣雨?”厉少骁挑挑眉问。

    “那个女人蒙着头罩,跟着的人不能确定。”

    厉少骁抿唇想了想,“如果下毒的事厉相与有参与,那女人最有可能的就是陈欣雨,毕竟他现在应该很想报复我……”

    “那……要不要现在出手?”

    “先跟着吧,看看他们要去哪儿,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这件事,一锅全端了。”

    “是。”

    雷霄躬身答应。

    “千瞳那边怎样?身体还好?还在医院?”

    “少奶奶今天情况很好,没有发作,已经下班了。”

    “嗯……”

    每次提起苏千瞳,厉少骁眼里就有些失落和挣扎,“那个姓秦的,有没有去接她?”

    “应该没有……”雷霄回答起这个问题真是小心翼翼,“有人看到少奶奶似乎是去坐公交车了,骁爷,要不要派人……

    “不必了。”

    厉少骁打断雷霄,“说了让她自己选择,不必了,没有我的人靠近,她最安全,你让安雪那边注意她,回家以后别发病就好。”

    “是。”

    ……

    车里。

    随着苏千瞳收回想说的话,厉相与又一次血压飙升死死盯着苏千瞳生气。

    “……”

    苏千瞳低垂着头,却也能感觉到厉相与的目光,真是如坐针毡。

    良久,她实在忍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口,试图转移厉相与的注意力。

    “那个……你的伤,疼吗?”

    “……”

    显然她的关心

    没有感动厉相与,后者火气似乎更大了。

    “不是……”苏千瞳赶紧解释,“你别误会,我是医生,医生!所以我就是那个关心一下你……”

    苏千瞳感觉自己越说,厉相与火气越大。

    无奈之下,她只能更紧张的左右看,然后口不择言的缓解紧张,“真的,我没别的意思,你车里有医药箱吗?要不我给你消毒上点药?身为一名医生我看到别人有伤就忍不住关注……真的不是特意要刺激你……”

    “闭嘴!我让你闭嘴!”

    厉相与一拳捶在座位上,“你这女人听不懂话吗?罗里吧嗦的,你靠什么打动厉少骁?就靠你这张不知道见好就收的破嘴吗?”

    “……”

    苏千瞳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厉相与,表情实在有些恼火。

    毕竟她也是有脾气的,这个男人明明就是被厉少骁打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干嘛这样明目张胆的拿自己出气?

    “怎么?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对我有意见?”

    “……”

    苏千瞳咬咬唇,移开了目光。

    如果不是担心见不到厉少骁,她可能真的要跟眼前这个人讲讲理。

    不过为了厉少骁,她忍了。

    “这还差不多。”

    厉相与似乎对苏千瞳的态度比较满意,“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我不问你话,你不许开口,听到了吗?”

    苏千瞳转头看了厉相与一眼,眼神明显有些不满。

    “你不想见到厉少骁了?”

    “……”

    厉相与一句话就让苏千瞳彻底没了脾气。

    “哦。”她闷闷的开口,算是认了厉相与的要求。

    “从现在开始,无论你看到什么,不要提问,不要发表意见,我问你话你回答,其他时候一律闭嘴,听懂没?”厉相与又强调一边。

    “哦……可是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苏千瞳到底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换来的是厉相与更加凌厉的目光,“我说了不准提问,你听不懂吗?”

    “……哦。”苏千瞳这次回答完以后,彻底闭嘴了。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厉相与总算是气消了。

    看向苏千瞳,问道,“现在我问你,你跟厉少骁为什么离婚?”

    “……”

    苏千瞳听了这个问题,猛地看向厉相与。

    这问题……

    刺的她心痛难当,让她如何回答?

    唇抿了又抿,拳捏了又捏,苏千瞳垂下双眸,“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连跟丈夫为什么离婚都不知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我就是不知道!”

    苏千瞳抬头,对厉相与怒目而视,“你爱信不信!”

    厉相与眯着眼睛看了苏千瞳片刻,忽然露出笑容,“呵,懂了,原来是被抛弃了啊……”

    “你才被抛弃了呢!”

    多数时候苏千瞳是不会这样跟人生气的,

    除非涉及厉少骁,“我们是和平分手!我才没有被抛弃!”

    “和平分手?”

    厉相与一声嗤笑,对苏千瞳满眼讥讽,“你知道厉少骁回欧洲以后是怎么对我们的父亲说的吗?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跟厉家在他心中的地位相比!哼,看你牙尖嘴利的,原来只会自欺欺人啊。”

    “……”

    苏千瞳盯着厉相与,紧咬着唇,一脸倔强。

    “怎么?你还不服气啊?你不会以为厉少骁还喜欢你吧?他又要结婚了,铺天盖地的新闻,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苏千瞳深深吸了口气,胸膛起伏一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