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符篆师 > 《大符篆师》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天宫游
    .,最快更新大符篆师最新章节!

    江南。

    三月春风和煦,阳光明媚。

    白牧野和问君、彩衣、司音、单谷几人行走在一座古镇的街头,感受着身边川流不息的游人散发出的那股强烈的生机。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只有地球上的人类才被称为真正的祖灵之灵了。”彩衣有些感慨的说道:“你看这些人,虽然寿元很短,但他们每天都活在希望当中。”

    单谷笑呵呵的道:“每隔几千年就要重复一次的轮回,我倒是觉得他们活得有点悲哀啊。”

    “那又怎么样?你觉得这是一个被诅咒的世界,我却觉得这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世界呢。”彩衣看了一眼单谷,淡淡说道:“就像秦彩凤,你不觉得她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吗?”

    单谷想了想,道:“是不是最正确的,终究还是要看自己的想法,可能没有什么是最正确的,只有不后悔的。”

    问君在一旁问道:“那如果我们找到了钥匙,你要不要开启灵魂深处那把锁呢?”

    单谷罕见的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我会毁掉那把钥匙……”

    说着他看向白牧野:“哥,可以这样吧?”

    白牧野道:“应该是可以的。”

    单谷看着彩衣道:“老姜给咱们看过那一段的画面了,说真的,我并不希望里面那个人是我。”

    彩衣没有跟单谷争论,而是认同的点点头:“是的,我也会把它毁掉!只要没人能威胁到我的生命就够了。”

    “所以秦彩凤的选择,还是最正确的。”单谷最终还是承认了这点,喃喃道:“即便有朝一日会后悔,但她这一步,也绝对是正确的,这女人,造化很大呀!”

    “你倒是乐观。”白牧野看着单谷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她的劫?”

    单谷:“如果真是她的劫,你肯定不会干那种无聊的事情。”

    还是多年的兄弟最了解,白牧野笑笑。

    当时他的确生出一种强烈的感应,就是要跟秦彩凤这位曾经的天庭天后结下一桩因果!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其实也不知道。

    按说那位天庭太子跟他之间还有仇呢。

    不过这样一来,将来若真遇到,还真得手下留情一点。

    不管怎么说,那位天庭太子,都是自己孙子辈的。

    一脚踹去轮回路就好了。

    一群人行走在江南小镇的街头,但却未曾在此驻足。

    他们先前去了一趟张道明的家乡,果真看见了他的父母,也看见了一个跟他长得差不多的年轻人。

    也正是这个发现,让小白等人确定,地球这个承载着天庭的地方,真的很特殊!

    无尽岁月以来,整个世界,始终在反复轮回着。

    像张道明这种,算是真正彻底走出来的。

    对地球来说,他已经是一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

    游玩过江南小镇之后,众人又去了一些名山大川。

    在这些地方,果然都有不同的发现。

    这颗在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小星球上,果然隐藏了太多的秘密!

    他们甚至在这里找到很多诸天神佛留下的印记。

    尤其那些名山大川中,多半隐藏着大道典籍。

    小白等人每到一地,都会怀着敬仰的心,认真祭拜一番。

    然后读一读那些大道典籍,与自身的道相互印证。

    就这样,小半年的时间悄然过去。

    昆仑那边,终于开启。

    有天庭中人,从那里出来,似乎想要去做什么事情。

    “打晕他!”

    白牧野吩咐一声。

    一道小小的身形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那个刚从昆仑之门走出的人就被打晕了。

    司音压根没拿武器,要用锤子可就不是打晕那么简单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衣衫华美,相貌英俊,身上还带着不少法器。

    这人的境界在众人眼中不算特别高,只是一个至尊。

    但在人间众生的眼中,这种人已经算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白牧野过去读取了一下这人记忆,顿时一脸怪异。

    其他几人围过来,单谷问道:“怎么了?这人不容易冒充?”

    他们可是等了好久,总算等到有人从昆仑之门出来。

    姜无涯曾经说过,昆仑里面的那个大世界,不能硬闯。

    那里面的法阵,都是昔年教主级的大能留下的。

    就算天庭的人进出,也要小心翼翼!

    若是硬闯,肯定会将法阵彻底激活,红尘仙都能被困死在里面。

    所以大家也只能想办法混进去。

    都怕等了这么久,然后等来一个无法被冒充的人。

    “那倒不是。”白牧野摇摇头,有些无语的道:“就是这人脑子里……都一些什么玩意儿啊?”

    “啊?怎么了?”彩衣好奇问道。

    能让小白这样的人真不多。

    “没事没事,”白牧野摇摇头,“就是这人从小出身不大好,困难时曾四处求助无门,然后心生怨恨,发誓自己有朝一日强大起来,要一个一个报复回来。如果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这样想,也就罢了,年少轻狂无知。可这家伙得到机遇进入昆仑的时候,已经二十出头,在昆仑里面修炼了十五年。如今快四十的人了,接到任务可以重回人间,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杀当年没有帮助过他的那些人……是杀,不是教训。”

    白牧野嘴角抽搐着:“戾气这么大,怎么修行到这种境界的?”

    几人愣了一会,都忍不住笑起来。

    单谷道:“说不定人家就靠这一口气撑着的呢。”

    彩衣道:“嗯,十有八九是这样。只是这心胸也的确是太狭窄了点,不明白帮是人情,不帮是本分,没人欠他这道理。”

    “算了算了,就这个吧,估计再等下去,那些人都能察觉到秦彩凤的异常了。”白牧野叹了口气,看着彩衣,“只能委屈你了,当一回自私自利的小人吧。”

    彩衣哈哈笑起来:“无妨无妨,演戏而已,姐姐我演技精湛!愿意挑战所有高难度的角色。”

    司音在一旁道:“这个难度不高,只是恶心。”

    彩衣:“……”

    司音你很久都没有补刀了安安静静当个小瓜农不好吗?

    随后,彩衣变成这年轻人模样,将白牧野等人直接收进疆土大域世界中去,大摇大摆,又顺着昆仑之门回去了。

    按照小白刚刚从那人精神识海中得到的口诀,彩衣顺利进入到昆仑内部的大世界中去。

    进来之后,顿时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好一片琼楼玉宇!

    彩衣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连万神殿这种如同一个宇宙的超大建筑都见识过,按说这世上很难再有什么建筑能震撼到她。

    但眼前这片绵延不绝的宫殿群,着实把她给惊到了。

    这就是天庭?

    这就是天宫?

    “咦?你不是刚刚才出去,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负责看守昆仑之门的天兵一脸困惑的看着彩衣。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彩衣瞥了这人一眼,大摇大摆往里走去。

    那天兵望着彩衣的背影,挠挠头,更困惑了。

    明明走的时候还说过要在人间好好舒服几年,这最多也就几天吧?

    难道几天就舒服了?

    彩衣也不理会那天兵,直接来到一个无人之地,将白牧野等人放出来。

    这一次,也没打算借着那人身份搞什么事情。

    只想着悄无声息的进来就行。

    到了这天宫里,也没必要再用那个身份了。

    他们要去的地方,这人肯定是没资格进入的。

    小白之前就已经从秦彩凤的记忆中找到进入的方法。

    在他的带领下,众人一路无惊无险,直接来到一座大山脚下。

    在这里,白牧野停下脚步,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也在这时候,问君突然幽幽说道:“小白。”

    “嗯?”白牧野看向她。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问君似乎在斟酌着用语,缓缓开口,“咱们如今,依旧身在局中?”

    “你说说看。”白牧野看着她道。

    实际上,刚刚他停下脚步,心中考虑的事情和问君是一样的。

    剩下几人也都看向问君,大家都知道问君不是那种无的放矢喜欢一惊一乍的人。

    “首先,还是回到很久以前的那个问题上,老姜到底可不可信。”

    “他给我们看的东西未必是假的,但他是否真的是愿意站在我们这边的。”

    问君轻声说道:“有些事情,我其实一直有些想不通。”

    她看着白牧野:“按照天庭的实力,这万古岁月,他们绝对是无敌的!”

    “那么,是不是真像他说的那样,这六道轮回,必须要我们这群人出手,才能重建起来。”

    “如果是的,那他真的会选择站在我们这边吗?”

    对问君来说,最大的困扰,还是来自于老姜这人到底可不可信上。

    她看着思索中的白牧野,接着道:“还有天后下凡,明明她掌握着那么大一桩秘密,但那位天帝却毫不犹豫的让她下凡。”

    “虽然也派人看着,但在那种人间,她怎么可能挡得住我们?”

    “难道这些,那位天帝真的一点都想不到吗?”

    “之前想不到,过后也想不到吗?”

    “我觉得问君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彩衣在一旁说道:“我也觉得我们这一次,似乎有点太顺了!他们那么强大的底蕴,我们不得不防。”

    能让特别莽的姬女侠说出这种话来,也是不容易。

    说明大家内心深处对姜无涯这人,都没有真正彻底信任。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问君看着白牧野,“老姜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的表态也是真的,但是他也身在局中!”

    “那位天后……同样也在局中!”

    “试想一下,掌控着我们这些人命运的钥匙,这么大的事儿,即便天后身份地位贵不可言,但那个老姜口中城府极深野心极大的天帝,真的会一点都不防备她?”

    “还有,即便她当年知道了放置钥匙的地方。但天帝不会换地方吗?”

    白牧野沉默着点点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考虑。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保证,老姜这人是没问题的。”

    他看着问君和彩衣微笑着道:“如果连我都能看走眼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啥问题?”单谷恰到好处的问道。

    关键时刻,还得自己兄弟化身捧哏。

    “他已经达到诸天神佛的境界了,”白牧野笑笑,一脸自信,“否则就算红尘仙,也别想在我面前撒谎。如果老姜真是一个已经超越了红尘仙,达到诸天神佛水准的无上存在,他还犯得着和我们撒谎吗?想要对我们不利,直接出手便是,不用那么麻烦的。”

    “哥真霸气!”单谷竖起大拇指。

    问君和彩衣则一脸无语,不过小白的这份自信,也让她们始终悬着的心落下几分。

    “那么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会不会连老姜自己都身在局中却不自知?”问君看着白牧野问道。

    “所以这地方,咱还真不能轻易闯进去。”白牧野点点头,道:“刚刚来到这里,我也在考虑这个。”

    “我就是看你露出犹豫之色才开口的。”问君微笑起来。

    这群人论谋略没有人是老刘对手,但如果论心细,小白则是当仁不让。

    这么多年,生死危机没少经历,可毫无防备掉坑这种事儿,几乎从来没发生过。

    之前推演六道轮回模型那一次,已经算是他们吃亏最狠的一次了。

    但即便是那次,大家最终不也都全身而退么。

    “这样吧,我去打探打探消息。”彩衣看着白牧野,一脸轻松的说道。

    “不行,”小白毫不犹豫就给拒绝了,“太冒险了!”

    彩衣道:“那也不能就在这里干靠着吧?”

    白牧野想了想,道:“其实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家顿时看向他。

    白牧野道:“走,咱们去天宫一趟!”

    众人:!!!

    彩衣去打探消息太危险,一起去天宫不危险?

    彩衣那是莽,你这是浪啊!

    不要命的浪!

    天宫危险不?

    这地方高手云集!

    不到天宫,永远都不敢相信,在当下这时代还能看见大天神守门的场景。

    虽然守的那道门很不一般,可再不一般,那也终究是个守门员啊。

    大天神这种境界,在万神殿里就算成不了最顶级的大佬,但至少也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比如当年万神殿的天悦那些人,在万神殿辉煌鼎盛的年代,也曾风光无两。

    同样的境界,在天宫这里,就只能当个看门大爷。

    而且看那样子,非常自然,甚至脸上还带着几分淡淡的骄傲。

    感情给天帝看门很有面子呗?

    白牧野等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在这座象征整个天庭最高权力中心的地方溜溜达达路过。

    一开始就连问君的心都有些悬着,在心里准备着万一遇到什么情况,要用怎样的方式冲出去。

    结果却发现,根本没人理会他们!

    天宫这里,一片祥和。

    甚至就连一些珍禽瑞兽都光明正大的在这里溜溜达达路过,也没人多看一眼。

    终于离开这片区域,众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彩衣看着白牧野:“你凭什么断定没问题的?”

    小白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道:“这地方的人虽然跟人间没法比,但也不少。谁会想到我们胆子这么淡,敢在这里路过?”

    问君在一旁道:“别听他瞎说,分明是之前从人家记忆里面得到过什么信息。”

    看吧,这人呐,还是蠢一点的好。

    太聪明了,有些时候就会很无趣。

    小白一群人的目标是风府。

    风家,天庭顶级豪门之一。

    说是最顶级的,估计有意见的人也不多。

    因为天后就是从这个家族出来的。

    天庭太子,正是风家老祖的亲外孙!

    正常情况下,小白这群人跑到风家简直跟作死没什么区别。

    因为不管怎样,风家都绝不可能出卖天庭之主的利益。

    但这世间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毕竟连风家的女儿,下凡变成秦彩凤的天后娘娘都成了小白的弟子。

    这么魔幻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归根结底,还是小白从秦彩凤记忆中读取的那段信息——

    天后父亲,风家老祖当时对天后说的那番话!

    足以说明在风家老祖的内心深处,对天帝也是有着诸多警惕之心的,只是事已至此,积重难返之下,太多事情都很难再做出改变了。

    改换门庭,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这天底下,还有谁是比如今的天帝更有权势的人?

    还有一点,也是小白敢来找风家老祖的原因。

    那就是,如果他们这群人真被天帝牢牢掌控在手中,那么天帝的权势只能更进一步!

    到那时,建立六道轮回的功德再被天帝夺取,风家这种家族,恐怕很有可能会成为马放南山的马,刀兵入库的刀兵。

    尤其天后还不讨喜。

    这才是最致命的一件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等天帝彻底金身稳固那天,恐怕就是风家倒台之日。

    就问这种情况,风家老祖想不到吗?

    他怕不怕?

    一群人来到风府,直接被门人拦住。

    天庭的宫殿群,在外面看起来连成一片,可实际上,每一座宫殿之间,都相隔遥远。

    像风家这种顶级豪门,所居之地外面更是峰峦叠嶂碧水荡漾。

    环境好的宛若仙境一般。

    “来者何人?”上位神境界的看门大爷……不对,是看门小伙子,一脸警惕的看着白牧野这群人。

    “烦请通报一声,就说昔日旧友前来拜访。”白牧野说着,一株大药直接飞向那上位神境界的看门小伙。

    卧槽!

    生平第一次有人给小费!

    看门小伙心中对白牧野这群人的好感度瞬间上升百分之百。

    看见那株大药之后,更是眼睛都直了!

    妈的,这种大药,他一年都未必能赚到一株!

    是天庭年,不是凡间年!

    收礼这种事儿,第一次可能会有些慌乱,甚至有点不好意思,但却很少会有想要拒绝的。

    被直接严词拒绝的,十有八九是你的礼物不够重。

    小白给出的这株大药,对上位神境界的修行者来说,绝对是真正的宝贝了。

    为了顺利进入风府,不下点血本肯定是不行的。

    看门小伙态度非常亲切的让他们稍等片刻,直接进去通报。

    不大一会功夫,直接换了一个人出来。

    这人看上去五旬左右,面色中带着几分惶恐,似乎还有些惊怒,但却一言不发的把众人带进去。

    接连过了几道防御法阵,一直到里面,这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看向白牧野等人,面色阴沉地道:“你们好大胆子!”

    “行了,都把我们带进来了,再说这种话有意义吗?再说我们来这也不是为了见你。”问君淡淡说道。

    这人顿时被气得语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半晌才恨恨的道:“在这等着!”

    又过了一会从里面出来,面色似乎缓和几分:“进去吧,老爷在等你们。”

    说完又急匆匆离去了。

    这群人胆子太大了!

    敢这样直接进入风府,按照他的意思,应该直接拿下,然后交给天帝发落。

    可没想到向来低调的老爷竟然要见他们。

    既然如此,他还是要去做些布置,这群本应已经死掉的人,明晃晃的出现在天宫,出现在他们风家,决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这消息。

    幸好目前就只有一个看门的人知道这件事,得先把这人记忆洗去。

    若不是老爷专门叮嘱不许他杀人,看门那位现在已经死了!

    倒是好命!

    白牧野看了一眼问君和彩衣几人,然后走上前,推开门,进入到里面。

    这是一间小客厅,里面香气缭绕的。

    进来之后就看见一个七旬左右的清瘦老者,正在那里泡茶。

    见他们进来,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白帅突然造访,没有准备,只能拿出一些老茶来招待,诸位先坐会。”

    白牧野看了一眼这老者,想起姜无涯那张山河图中曾出现过的画面,心中又有了几分把握。

    这人,也是当年被他赶出去的热血小青年之一啊!

    过了一会,老者泡好了茶,给众人各自倒了一杯,然后坐在白牧野面前,一伸手:“品尝一下这些当世再也找不到的老茶。”

    白牧野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一股浑身舒爽通泰的感觉传来。

    “好茶!”

    他道。

    “茶是好茶,人却是恶客呀!”老者叹息一声,然后抬起头,一脸坦然的看着白牧野。

    目光又从问君、彩衣等人脸上扫过,淡淡道:“白帅今天来这里的事情,老夫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过喝完茶后,白帅还是请回吧,老夫……不是姜无涯。老夫昔年就是主张召唤白帅等人英灵的人,所以,不可能跟白帅一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