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道圣帝 > 《武道圣帝》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神之手臂
    “这是什么?”

    罗天生拍出一掌,劲风呼啸,把碎石屑轰散,看着露出的那截东西,眼睛微微一眯。

    一截闪动着暗红光芒的手臂。

    手臂长约两尺有余,固然比不上蛮山岳那般魁梧身躯,却比常人手臂粗长许多,断茬整齐犹如利刃切削,皮肤表面纹理奇特,酷似阵法秘纹,红光闪烁;然而以这背棺少年的见识,居然完全不认识这些秘纹究竟有何作用。

    只是,目光落在这些纹理上,心头不自禁的生出欣喜之意;似乎这些纹理自然便能影响心神,有益无害。

    这截手臂出现,罗天生背后铜棺隐有躁动之意,一道道诡异难名的气息往这背棺少年体内飞快灌注,沿经脉疯狂流窜,传递到右手臂,似乎是要他赶紧拿起。

    罗天生不知这手臂是何人所有,沉思片刻,并不用手碰触,右手握欺风重剑,往这手臂轻轻一碰,发出一道沉闷的金属碰撞声。

    而这手臂只是微微一颤,并无异常。

    此时,背后铜棺的催促之意越加浓厚,似乎对这手臂极为迫切。

    “不要急。”罗天生揭开腰间葫芦嘴儿,取出一枚木针,手指轻轻一弹。

    叮的一声,这手臂竟然固若精钢,把木针轻易弹飞。

    罗天生眉头微微一皱,挥手收回木针,检查针尖,确定木针未损,又把木针收回葫芦,暗暗摇头。

    这木针是毒煞亲自打造,取材太岁山万年棕石竹,木质奇特,破金贯铁如穿腐土,比法器兵刃都要犀利几分,善能验毒试读,又有温和药性,可用于针灸疗伤。此时,居然刺不进这条手臂半分,可见其坚固异常。

    “十万年前有众神战于凌霄,无数神祇陨落,神尸坠落人间。”罗天生盯着地上这条手臂,心中默默思索:“难道,这座灵树秘境曾经也是神尸坠落之地,这就是神的手臂?”

    这背棺少年从未见过神尸,此时也仅是猜测,收起欺风重剑,以丹田真气包裹右手掌,往手臂缓缓伸去。

    仅仅是手掌与这手臂触碰的瞬间,异变陡生!

    罗天生背后,青铜古棺陡然爆发出一股绝强吸力,从这背棺少年手掌与这手臂接触之处,凭空吸出一道道鲜红光丝,沿着少年经脉流向后背,进入棺材;而罗天生眼前,这手臂皮肤化为一片片晶莹飞沙,在空气中凭空消散,又有缕缕异香直入鼻孔,和那段紫金同心灵木隐有三分相似,只是更为清新喜人。

    与此同时,这背棺少年也受这鲜红光丝沾染,随真气游走回归丹田,气旋之内隐隐多了一丝淡红色;识海也有异样,一道道神识不受控制的扩散而出,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脑中轰鸣乱响,良久不息。

    足有一刻钟过去,眼前手臂皮肉尽消,仅剩一段晶莹骨骼,有白,银,金,绿,红,紫六色光芒流转,看其形状,居然和同心灵木一模一样!

    背后铜棺犹有余力,似乎可以把这段骨骼吸收,只是此刻自行停息,吸力戛然而止,似乎有意把这段骨骼留下;而这背棺少年眼前,居然看到自身有异样显现,一道鲜红色光丝透过身上布衣,从心脉飘荡而出,持续约有三息,又慢慢返回心脉,不再出现。

    铜棺吸收神之手臂,罗天生仅是微微惊讶,心境立刻平复,波澜不惊。

    自记事开始,这铜棺就已在背上,不知其来历。只是据太岁六煞所说,当年那位老前辈捡到罗天生,把这婴儿交付六煞,让他们送给太岁山巅魔狼。按照六煞推断,这铜棺便是魔狼所有,只是不知何故,竟与这背棺少年犹如一体。

    “狼公把铜棺负在我背上,并未解释原因。只是,既然是狼公的东西,有什么神通都不奇怪。”罗天生沉思几息,对这铜棺神异之处不再多想,唯独对胸口那道红丝有些好奇。

    至于铜棺吸收手臂剩下的这段骨骼,恐怕就是这灵树秘境之内存在的最高品质同心木,铜棺知道自己需要,毕竟心意相通,故而未加吸收。

    “手臂被你吸收,我得到这段六色同心木,各有所获。”罗天生笑了一下,捡起六色同心木收入腰间葫芦,反手拍拍背后铜棺,自语笑道:“也不知你能不能听到,这次我还要多谢你。”

    背后铜棺并无反应,只是表面那些奇特花纹,譬如凤凰,真龙,麒麟,还有那些神魔脸孔,原本很是模糊,还有许多纹路断裂残缺。此时居然修复了些许,也比之前清晰一些,或许正是吸收了这手臂的缘故。

    “秘境已开启六日,今晚就要关闭。”罗天生跳出深坑,沿原路走出山洞,挥手收起两只千毒万绝蚕,又取出灵星角,把布阵隐匿阵法的二十四枚光点收回。

    此时正值深夜,周围万籁俱寂,那具金冠彩羽细冠公鸡的尸身还在,仍是两天前的姿态。由此来看,这两日时间,显然并没有修士前来。

    “你能吸收神之手臂,能不能吸收这只大公鸡?”罗天生转头往背后铜棺瞅了一眼,微微一笑,上前几步,把手掌搭在了雄鸡身上。

    背后铜棺也不知是不能吸收还是不屑,并无任何动静。

    “只吸收神尸,不吸收凶兽?”罗天生咧嘴一笑,仰望夜色,只见一轮明月高挂,月光皎洁,身周窍穴似乎多了几分灵动,不仅随着真气运转自主吸收周围天地灵气,更是对那月光尤为亲切,似乎对自身修为也有助益,只是并不明显。

    这背棺少年观月约有十息,并不着急离去,稍微调整背后铜棺角度,盘膝端坐,就在这月光下打坐修炼,一呼一吸间,天地灵气蜂拥而至,沿经脉进入丹田,汇入气旋,浑身无比舒泰,两日以来挥剑劈山的疲惫逐渐消散。

    ————————

    灵树观,天凰峰顶。

    时至清晨,天色大亮,峰顶广场木台高建,无数修士各自入座。

    当日十座擂台早已拆除,仅留十座花棚;灵树观主亲自出手,只把手臂一挥,又有九十座花棚破土而出,花色鲜艳,香气浓郁,令人闻之心旷神怡。许多年轻修士或是携带同心灵木,或是取出早已备好的聘娶礼物,各自前往花棚,和心怡的人儿互诉衷肠,订下白首之约。

    半空高处,十二位长老站立在观主身后,俯瞰广场中心那一道通天光柱;驼背黎长老观察天色,轻轻点头,道:“七日之期已到,秘境关闭,里面不管还有多少人,都该出来了。”

    观主不语,黎长老手掌轻轻一挥,中心光柱猛然亮起。

    广场四面八方,许多修士察觉异样,纷纷往光柱看去;奚青青站立在灵树观三万弟子最前方,微微有些紧张,而班鲁等人手心各自捏了一把冷汗,蛮山岳更是双手合十,连声祈祷:“小罗,好小罗,一定要找到紫金同心木,一定,一定啊……”

    万众瞩目之下,那道光柱之中,一道背棺少年身影逐渐清晰,抬脚往前一步,面带笑容,正是在秘境之中待满了七日之期的罗天生!

    “天生……”奚青青目光一亮,心中丝毫没有考虑什么同心灵木,只要看到这少年平安出现,心头已然欢喜无尽。

    班鲁伸手使劲摇晃,大声吆喝道:“罗天生,过来,跟你说个事儿!”

    无数道目光汇聚之下,罗天生若无所觉,径直走到班鲁几人身边;谷梁映日和杜无冬面有苦笑,而班鲁满脸恼火,伸手指着远处那个脸如黑炭的蛮大个子,气道:“蛮子把紫金同心木送给他翟师妹,结果人家借花献佛,送给了琅琊携风。现在两截紫金同心木都在二皇子手里,我恨不得把那个傻蛮子活活掐死!”

    罗天生心念一转,瞬间知晓来龙去脉,摇头笑道:“这是好事。让蛮子知道,那位翟姑娘对他毫无情意,从今绝了这份心思,以后免受情伤。”

    “我呸!”班鲁往蛮山岳所在方向吐了一口唾沫,怒道:“蛮子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开窍,怒江龙人一族那个小公主敖灵琪多好,个头那么大,和他正好相称,偏偏喜欢那个翟凤娇,自己也不想想,尺寸不合,以后拿什么生儿子!”

    附近修士不少,有人早已听懂了班鲁的意思,各自忍俊不禁,满脸堆起笑容。

    罗天生笑着摆手,示意班鲁不必多说。

    此时,百座花棚已有无数年轻男女修士结为道侣,脸上各有欣喜之意;空中观主目光扫过一遍,最终落在谷梁玉临身上,轻轻一笑,声音在这方天地清晰响起,更有和善之意:“谷梁皇子,你对本观弟子奚青青深有情意,可曾寻找到同心灵木,以示心迹?”

    谷梁玉临风度翩翩,离开木椅,一身皇子袍服迎风轻摆,慢慢走到广场中心,轻轻拱一拱手,微笑道:“我与青青姑娘自幼相识,立誓非她不娶。前往秘境一行,侥幸得到紫金同心木,希望可以亲自交到青青姑娘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