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道圣帝 > 《武道圣帝》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焦灼
    深吸了几口气,罗天生的心情平复了下来,眼中又充满了希望,如若炬火一般,熠熠生辉。

    左右供奉见罗天生转瞬间就已恢复了先前的淡然模样,心下不由得有些微微惊愕。要知道他们二人毕竟是十一境,罗天生仅仅只是十境。虽然说十境可称陆地神仙,但是十一境就已经堪称半仙了,二者之间的差距是相当的明显,他们二人可不认为罗天生能有什么机会反败为胜。

    这个念头,在二人的心里只闪过一下,便瞬间消散于无。

    左供奉脸上神情漠然,实际上心里却有些凝重,因为此刻的罗天生,全身竟然散发出一股令他也有些不得不慎重对待的骇人气势。

    而左供奉身边的右供奉同样也是如此,脸色稍显凝重,手中的火红长枪不觉间举了起来,横在身前,凝聚着充沛狂暴的火焰气息。说实话,右供奉先前对罗天生确实心存着几分轻视之意,但此刻眼前的罗天生,倏然释放出来的骇人气势,却是令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旋即,便见左供奉大跨一步,双手大开大合,已然先自攻向罗天生,拳掌之间凝聚着骇人的气浪,并朝着一旁的右供奉说道:“老白,你且退下,此战先交给我!”

    右供奉闻言,心里有些不太乐意,他也想跟罗天生比试比试。但是他也知道左供奉的脾气,这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好战况,一旦被他缠上,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故此无论是右供奉还是蓝佰寅都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故此,右供奉身上的气势为之一敛,默默地后退了丈许,与蓝佰寅二人站在洞口处,提防罗天生打不过趁机从洞口逃走。

    左供奉削瘦的脸庞上,一股莫名的兴奋之情愈发的强烈起来,双眼中寒芒乍现,流露着一丝狂暴嗜血的神情。

    罗天生已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有在左供奉直视他的那双嗜血眼神里闪过的寒芒亮起时,脸色才微微有些变化,同样以红芒乍现的双目对视回去。

    “喝!”左供奉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暴喝一声,双拳紧紧握起又猛地轰出,气浪席卷之间,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威压在凭空震荡。

    招式刚猛,拳意暴戾。这是罗天生在左供奉拳势轰出的一瞬间,所做出的的判断。

    与之同时,罗天生也攥起双拳,丹田内一阵佛唱龙吟,将浑身真气灌注到手心里,继而轰出一击刚猛的拳势。

    火煞三拳之一,破字诀!

    拳势既出,在罗天生身前激荡起层层波浪,宛如道道风刃,撕扯着周围的天地灵气,浓郁的火系气息,与左供奉的拳势交织在一起,凭空碰撞出声声“嗤嗤”巨响。

    下一息,罗天生左脚向前猛地踏出一步,双拳回收凝聚气势,借助左脚踏前身形倾出的瞬间,再次两拳轰出。

    火煞三拳之一,震字诀!

    凶猛翻涌的真气,犹如滔滔浪潮,连绵不绝,令整个石洞仿佛都在震颤不已,这一拳,罗天生将左供奉的拳势彻底压了下去,竟然令左供奉身形微微后仰,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

    罗天生见状,心下大喜,再次凝聚气势,趁着自己拳势未消之时,第三拳猛然轰出。

    火煞三拳之一,开字诀!

    拳势大开大合,犹如两座巨擘在左供奉面前形成一道山门,正在缓缓而开;汹涌的真气如潮,迎面扑来,席卷着层层叠叠的滚烫气浪,余势仿佛风刀,刮过四周湿滑的石壁,竟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断痕。

    轰轰轰轰轰!

    三拳拳势汇聚一处,凝而不发,震而不息,随着罗天生将浑身气势攀升到极致的同时,一股极为骇人的拳意袭向左供奉的识海。

    他仿佛只觉眼前出现一条巨大的龙影,那条巨龙身上缠绕着天道枷锁,同时漫天黑云压境,仿佛铺天盖地一般汹汹来袭,只逼的人丝毫喘不过气来,背后更是如欲逼出冷汗;紧接着,那条巨龙睁开了一双黄金龙瞳,威严的注视着左供奉,喷吐出一口龙息,熊熊的火云肆虐开来,直教左供奉最后的意识里只能看到一条拖拽着一颗巨大星辰的龙影!

    “破!”

    约莫三息,左供奉在罗天生的拳意里抵抗了三息。他突然一声暴喝,以自身气势护住心神,将罗天生的拳意逼退,眼神里这才恢复了清明,冷着一张削瘦的、仿佛被刀光剑影削割的棱角分明的脸,狠狠的瞪了罗天生一眼。

    “这拳法,谁教你的?”左供奉的声音略显沙哑,仿佛被人掐着脖子说话一般,但是却是无比的冷厉,仿佛九冬寒霜,炼狱冰川,直教人听得浑身毛骨悚然。

    虽是只有三拳,但是三拳之威,却足以撼动天地。左供奉不相信一个山野闲修能够顿悟出如此强大的拳法,更不相信一个山野闲修具备施展如此恐怖的拳势的能力。

    因而,只有一个结果——罗天生并不是什么山野闲修,他必然是出自某个大宗门,亦或是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支撑,只有这般,才能说明并且证明罗天生刚刚那三拳的来历。

    罗天生眯了眯眼睛,左供奉的实力有目共睹,是个强者,而且眼界很广,能够猜到他这一身手段和那套拳法,绝非他所创,而是有高人传授。

    “我家大人教的。”罗天生如是回道,气势却是丝毫没有减弱,仍在提防着左右供奉的接下来的攻势。

    果不其然,左供奉震了震肩膀,将体内最后一丝残存的罗天生的真气抵消掉,扭头朝着一旁的右供奉说道:“老白,该你了。”

    “哎!瞧着!”右供奉舔了舔厚嘴唇,手中的火尖长枪宛若一道游龙,张牙舞爪间朝着罗天生刺去。

    嗤嗤嗤!

    火尖枪席卷着气浪,灼灼燃烧的空气发出阵阵响声,凭空肉眼可见一道道蒸汽飞起,随后光影闪烁之间,肥胖浑圆的右供奉竟然顷刻间出现在罗天生身侧,手中长枪的枪尖挂着一点星星寥寥的火苗,距离罗天生的咽喉只有数寸距离。

    与之同时,罗天生手腕轻抖,麒麟宝剑瞬间向着右供奉手中那杆长枪探了过去,同时身形微动,避过那杆长枪上挟带的汹汹火息。

    嘶嘶嘶!

    麒麟宝剑与火尖长枪交击在一起,并未发出清脆的金戈之声,只有接连响起的刺破空气的蒸发声;只见罗天生的手腕稍稍下压,麒麟宝剑平齐刺出,贴着火尖长枪的枪尖,落在了火尖长枪的枪杆上。

    继而顺着枪杆不断下滑,眼见就要落在紧握着枪杆的右供奉的手上时,右供奉猛地肩膀一震,带动手臂,旋即手腕轻扭,硬生生将长枪收回,随后反手握住横向一撩一扫,再次席卷一股刚猛的火息,刺向罗天生的咽喉。

    罗天生见状,之间他身形向后一仰,以剑尖刺地,接力反冲,同时凌空旋身,剑气犹如风暴一般,随着陡然凝结,凌厉的剑气仿佛一条巨龙缠绕上右供奉手中的长枪。

    右供奉顿时看穿了罗天生的意图,他忌惮自己手中的长枪,同时不敢和自己硬拼气势,所以想要投机取巧,借力打力,只要能攻破自己的防线,就能轻松缴械自己手中的长枪,只可惜罗天生意会错了,自己真正强势的并不是手中的火尖长枪,而是以枪代剑,所能施展出来的无上剑意!

    一瞬间,右供奉立刻与罗天生拉开了距离,席卷而来的剑气落了个空,反被右供奉瞅准了空隙,瞬间欺身冲至罗天生,长枪挥刺之间,仿佛就跟一柄三尺长剑一般游刃有余,登时令罗天生一时间有些猝不及防。

    罗天生惊讶之余,也看出了右供奉对剑法颇有研究,自成一种武学,而且极具火候,脸色登时谨慎起来,不敢太过于冒险,只是仰仗着自身诡异的身法和右供奉周旋起来。

    罗天生和右供奉两人的比斗,都只是凭借各自修为实力,依据各自手段的变化进行拆招,丝毫没有半点神术亦或功法上的较量,甚至二人都没有凭借气势凝聚的气象,进行神识上的较量。

    但是哪怕如此,两人仍是短时间内互拆了四五十招。右供奉攻击,气势磅礴,罗天生防守,浑然天成,又或是罗天生攻击,诡异多变,右供奉防守,坚若壁垒。

    蓝佰寅一旁观战,心下不由得叹服不已。他身为出云宗宗主,向来自恃甚高,总以为在大煜境内各大宗门之中,他们出云宗的实力是数一数二的,而他们出云宗传承的功法和剑术法诀,亦是至高无比,但是看了罗天生的一身绝学奇术,他却是不得不承认,所谓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是说说而已。

    罗天生一身所学几乎包罗万象,既有拳脚功法能与左供奉抗衡,又有剑术法诀能与右供奉对抗,别看仅仅只有十境,光凭着这一身奇术,就能落于不败之势,和左右供奉交战的愈渐焦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