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道圣帝 > 《武道圣帝》 正文 第六三零章 罗江
    田况被金甲巡察使带走了,另一名金甲巡察使留了下来。

    “各位,本使金鸣,暂代乾坤域域主之位,现在,无关人等离场,比斗继续!”金甲巡查使朗声开口,说完后,低头冷冷的看着擂台上的周破。

    周破脸色微变,抱拳拱了拱手,闪身离开,钟振辉也飞身离开。

    接下来的比斗,再也没有任何的波澜,而今天的入住资格对战迅速的传遍了整个乾坤域,这还是第一次有域主再这样的情况下被带走的!

    因为金甲巡察使的出现,让众人认为那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位能够让田况忌惮的强者应该是天帝的人,除了田况之外,没有人再去将那名神秘强者跟罗天生联系在一起。

    比斗结束之后,周家所有人被淘汰出局,与之相反的是逍遥阁六名弟子全都拿下了入住资格,也就是说,他们拿下了争夺遗迹名额的资格。

    而罗天生等人在比斗之后,便被叶天泽邀请到了叶家在擎天城的据点。

    擎天城是擎天府的中心,是乾坤域的中心,在这里,凡是乾坤域顶尖势力都会有据点别院。

    四大势力的别院在城主府的四面,擎天城分为东城、西城、南城、北城和中心城,城主府在中心城,四大势力的别院在四方城,叶家别院就在东城叶府。

    叶府待客厅,叶天泽设宴款待罗天生一行人,叶天泽、叶幽兰在首位,叶天泽居左,叶幽兰居右,罗天生在左首位,孙泰然在左边第二位,在武道场的时候,罗天生在逍遥阁众弟子之中的的地位已经暴露,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遮掩,其他的弟子根据修为坐在了左边后面的位置上。

    右手边首位则是冷霜,其次是天剑门护道者,跟孙泰然一样,也是一名仙君后期强者,再往后则是天剑门的众弟子。

    冷霜和叶幽兰已经进入了天剑门,距离当初他们分离已经近十年,仙剑门已经有一批弟子被选入了天剑门修行。

    两方人的帝境强者都没有进入叶府,其中缘由便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罗天生这些人进入叶府,那还可以说是私交好,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帝境强者也进入叶府,那就是联合的信号,这样一来,便会让其他的势力产生诸多的猜疑。

    “罗兄弟,你今天是真的很危险啊!若不是天帝大人派人监察此次比斗,恐怕在那周家老祖落到擂台上的时候你就会命陨!”叶天泽有些后怕的看着罗天生。

    罗天生轻轻一笑:“若是真的放生了那种情况,天帝大人所定的规则便成为笑柄了。”

    “几位实力俱都可以称一声同境难逢敌手,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几位的名号,不知道几位可否释疑?”天剑门仙君境强者凝神看着孙泰然。

    孙泰然淡淡的道:“抱歉,宗门之规不可破。”

    “前辈,这话有些过了吧?宗门不让几位打着宗门的名头行走,无怪乎是不想让诸位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几位还遵守这一规定,难道有一天周家围杀诸位,诸位也不打算报出宗门名号吗?”天剑门仙君境强者左手边一名玄仙中期的青年貌似随意的开口。【@…爱奇文学www.i7wx.com &*免费阅读】

    “阁下是希望周家围杀我们吗?”罗天生双眼微眯,淡淡的看着那名青年。

    待客厅中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微妙起来,叶天泽看了罗天生一眼,转头看向那名青年:“罗江兄弟,这话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罗江轻轻一笑:“叶公子见谅,我这人说话就是有些直,只不过这几位一直都藏头露尾的,若是真的惹恼了周家,恐怕会引来周家跟叶家的不和谐。”

    罗天生等人纷纷眼神一冷,看向罗江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寒意。

    “我们叶家与周家不合,这不是什么秘密,整个乾坤域差不多都知道,若是罗兄弟他们能够将周家给惹恼了,那我倒是要感谢一下罗兄弟他们。”叶天泽面色平淡的开口。

    “罗江,你少说两句!”冷霜转头低喝了一声。

    罗江看了看冷霜,转头看向罗天生:“这位小辈,我不知道冷仙子跟你有什么误会,但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不是显得太没有气度了吗?”

    罗江是玄仙中期,罗天生是金仙中期,按照修为,罗江称呼罗天生为小辈这没有问题,可是罗天生坐在左首位,很明显的是他们一行人中地位最高的人,甚至比仙君后期的孙泰然地位都要高,这个时候罗江再叫罗天生小辈,那就是挑衅罗天生等人了。

    “不要让我在遗迹中遇到你,否则你必死!”董原冷冷的看着罗江,满含杀意的开口。

    罗江愣了一下,冷霜、叶天泽、叶幽兰三人俱都脸色一变,天剑门仙君后期强者眼神一冷,低喝道:“放肆!你是在威胁我天剑门吗?罗江是我天剑门副门主之子,我倒要看看谁敢杀他!”

    “他能代表天剑门吗?”孙泰然冷冷的看着天剑门仙君强者。

    天剑门仙君强者眉头轻皱,孙泰然的这句话里隐含着深意,问罗江是不是能代表天剑门,那就是说,刚才他的冒犯是算在他自己头上,还是算在天剑门的头上,这一刻,天剑门的仙君强者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钱长老,我应该能代表天剑门吧?”罗江不满仙君老者的沉默,皱眉开口。

    “他代表不了天剑门!”不等钱长老说话,冷霜抢先开口:“罗天生,我是天剑门门主之女,我可以做主,他代表不了天剑门。”

    罗江脸色一变,脸色阴沉了下来,阴冷的盯着罗天生,冷霜竟然会因为自己挑衅了这罗天生而落了自己的面子,这让罗江心中极度的不舒服,冷霜可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女人,现在却帮着外人,罗江看向罗天生的眼神中带上了杀意。

    “冷仙子,若是我本人的事情,也许就这样过去了,但是他的用意,我想你应该能看的出来,既然想借我来挑衅我们,那这事就不可能这么容易过去,至于怎么处理,就麻烦冷仙子不要插手了!”罗天生淡淡的开口。

    冷霜脸色一变,她知道这件事恐怕无法善了了,她不知道罗天生在哪个未知的门派中处于什么地位,但是罗江的那一句话可以说将所有他们宗门中地位不如罗天生的人给挑衅了,换位思考一下,若是有人以这种情形对自己说话,那就是挑衅整个天剑门,想到这里,冷霜知道,这事自己不能插手了,这事若是自己再插手,恐怕就要站在罗天生的对立面了,这不是她想要的。

    连冷霜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不觉之间,罗天生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达到了一个不正常的高度。

    “罗天生是吧?有本事你……”罗江还想要挑衅,但却被一声爆喝打断。

    “够了!”叶天泽阴沉着脸看着罗江:“这里是叶府,不是你天剑门,若是你不想参加宴会,请马上离开!叶府庙小,装不下天剑门副门主之子这样的大佛!”

    罗江脸色巨变,他是谁?他是天剑门副门主之子,走到哪里不是被吹捧的存在,而今天,先是被一个玄仙后期生命威胁,又被自己想要得到的女子驳了面子,如今更是被主家呵斥驱赶,罗江心中的怒火彻底迸发了出来。

    “叶少主!你是想要与我天剑门为敌吗?”罗江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叶天泽。

    “罗江,你还代表不了天剑门!”冷霜怒喝出口。

    叶幽兰见事不妙,急忙开口:“罗公子,罗天生是我表哥的救命恩人,那就是我叶家的恩人,罗公子在此说那样的话确实不合适。”

    叶幽兰的话虽然是在责怪罗江,但却解释了一下叶天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救命恩人在自己家里被针对,若是叶天泽不表态,那可就是不仁不义的体现了。

    罗江闻言,心中好受了一点,这样一来,叶天泽的态度就可以理解了,转头狠狠的瞪了罗天生一眼,罗江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小伙子,有些事情没必要斤斤计较,过刚易折!”钱长老看向罗天生,淡淡的开口,这语气虽然平淡,但话语中确实透露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刚若是折,那就是不够刚,若是刚的彻底,没有什么能够折断。”罗天生淡淡的回应了一声,其中蕴含的意味,众人都明白,这事,不算完!

    钱长老双眼微眯,深深的看了罗天生一眼,转身看向叶天泽:“叶少主,我等舟车劳顿,先去休息了。”

    “请便,不过府内客房不够,还请去天柱酒楼入住吧!”叶天泽面无表情的开口。

    钱长老等人纷纷脸色一变,他们没有想到叶天泽竟然这么维护罗天生,因为罗天生竟然将他们赶出府。

    什么客房不够,这些大家族的府邸,什么建筑最多?就是客房最多!

    “告辞!”罗江冷冷的丢下一句,起身就往待客厅外走去。

    “少门主。”钱长老呼喊了冷霜一声。

    冷霜淡淡的道:“在这里,我很安全,不用钱长老陪护。”

    钱长老脸色微变,但也不再说话,起身跟着罗江离开,其他的天剑门弟子看看冷霜,又看看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罗江,除了两名玄仙后期修者,其他人也起身冲着叶天泽抱了抱拳,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