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江流大帝 > 《江流大帝》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踏平陈家府
    寂静。

    全场一片寂静!

    有人猜到柳浩轩会败,但谁都没有想到,命泉境中期的柳浩轩,会这么轻松的就会战败!

    在他们的想象中,这场战斗会是一场恶战,

    但哪曾想到,两人的战斗,完全就是一面倒的情况!

    前期虽然柳浩轩占据了主动,一直再进攻,但他的每一击都被江流儿轻描淡写的躲过,看上去游刃有余。

    后来,更是被江流儿完全压着打,占据不到一丝的优势。

    果然不愧是落尘学院的风云人物,江流儿此刻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的确无愧于他的名气!

    柳家少爷柳青云虽然夺得了秋闱第一,但与现在的江流儿相比,还是差了一筹!

    原本江流儿的名声盖过柳青云,还让这些柳家之人感到不爽,经此一战过后,再没有一个人会有此想法,全都觉得这是在情理之中的。

    “好!”柳明修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起身向着江流儿走来,

    柳淑漩和柳青云跟随在柳明修的左右,一起走下了观礼台。

    “我当柳家众人的面打败了柳浩轩,伯父不会怪罪于我吧?”江流儿有些心虚的说道。

    柳明修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小子从小被我宠溺坏了,让他受些挫折也好。”

    “我就说,江师兄一定会赢的吧!”柳淑漩白了柳青云一眼,得意的说道。

    “是我低估江兄的战斗力了。”柳青云丝毫不在意柳淑漩的白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心里面对于江流儿的战斗力不由得有些吃惊。

    他现在虽然不敌柳浩轩,但他的年纪要比柳浩轩小几岁,并且与柳浩轩相比,也相差了一个境界。

    如果他也是命泉境中期的话,他自信打败他这位堂兄不难,也能做到如江流儿这般轻描淡写的程度。

    可是江流儿和他在一个境界,并且踏入命泉境初期的时间比他还要短许多,竟然会如此轻描淡写的打败命泉境中期的柳浩轩,着实让他惊讶。

    “虽然不愿,但还是得承认,这小子的确不凡啊!以后不管他能不能成为我的妹夫,我也要好好的结交一下。”柳青云暗自想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经此一站,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也希望你日后能够收敛你的脾气,专心修炼,柳家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这小小辈的。”柳明修看着躺在地上,如死狗一般的柳浩轩,训斥的说道。

    “我明白了。”柳浩轩虽然心有不甘,但他的的确确是败了。因此,对于柳明修的训斥,只能咬牙忍下。

    “来人,把他抬回去养伤吧。”柳明修吩咐道。

    顿时便有柳家的仆人上前,抬着身受重伤的柳浩轩,走出了演武场。

    临走之时,路过江流儿的身旁时,柳浩轩咬牙说道:“此仇,我日后一定会双倍奉还!”

    “随时恭候。”江流儿面色平淡的说道,对于柳浩轩的威胁话语,丝毫不放在心上。

    现在还是命泉境初期的他,便轻松的打败了柳浩轩,日后他的修为强大起来,自然不会把柳浩轩再放在眼里。

    对于柳浩轩,他打心眼里厌恶,就连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柳淑漩的缘故吧,现在他们两个,虽然还未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但俨然已经把对方当作伴侣看待。

    柳浩轩被抬下去后,江流儿便在一道道震惊钦佩的目光中,跟随着柳明修等人,迈步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的日子,他在柳家又停留了数日后,便告辞离开,回到了落尘学院。

    一进入学院,迎面便出现一个人,拦住了低头行走的江流儿。

    “院长?你怎么在这里?”看清楚此人的面貌,江流儿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黑衣人被守卫军带走后,当夜便死去了。”方宇轩开口说道。

    “死了?”江流儿的眉头皱了起来,黑衣人一死,线索便完全断了,也就查不到究竟是谁,想要暗杀他。

    “谁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是被人培养出来的死士。为了不承受拷问,先行断绝自己的生命。“方宇轩有些无奈的说道。

    “死士?!朝歌城有实力培养死士的,也就是那些大家族吧?看来,应该是陈家所为没错了。”江流儿皱眉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观察陈家的动向,但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所以,我也找不到机会下手逼问。”方宇轩说道。

    “我不信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迟早会露出破绽的!”江流儿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如果真是陈家所为,你会怎么办?”方宇轩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方宇轩的话,江流儿一愣,随后低头沉吟了起来。

    他与陈家的仇怨,还真说不上是谁对谁错。

    此事的起因,还是当初在万妖山上,陈安想要强,暴柳淑漩,被江流儿出手轰杀所引起的。

    可是他做错了吗?

    他没错,他不杀陈安,陈安也会杀了他,并且柳淑漩也会被他玷污。

    可是陈家错了吗?

    当然也没有错。

    为儿子报仇,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人会觉得陈家有错。

    可是仇怨既然已经结下,自然不可能善了。

    陈家既然想杀他,为陈安报仇,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江流儿就是这样的人,谁对他动了杀念,那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对方。

    因此,他沉吟片刻后,便目光坚定的说道:“上次暗杀若真是陈家所为,那我有朝一日,定要踏平陈家府,覆灭整个陈家!想要我江流儿的命,那他们也要做好死亡的准备!”

    “好!我辈修士,当有如此心性!”方宇轩双眼闪烁,露出赞赏之意:“不过,你要抓紧修炼了,陈家在朝歌城势大,对于你这个小小的命泉境修士来说,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想要踏平陈家府,覆灭整个陈家,以你现在的修为可不行。”

    “院长放心,我自然会潜心修炼,争取早日达到你的境界!”江流儿自信的说道。

    “我期待这一天。”方宇轩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