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起在大唐 > 《奋起在大唐》 正文 第3章 我是在救你们
    李木逛游到了睢阳城,先是用自己口袋里仅剩的几文钱买了点吃的,一边吃着,一边缓缓的往自己昨天打人的地方走着。

    远远的,李木就看见昨天摆摊的地方已经聚拢了十来个人,再扫视一番,发现高适果然还在那卖布,好像啥都影响不着他一样,李木这就放心了,他还在,就说明他想要的鱼都上钩了。

    “就是这小厮,昨日就是他险些将我二人打死,他竟真的来了!”

    李木还没等走到近前呢,之前那个被他掰折了胳膊的恶少就指着李木,向自己身边的人高声叫道,至于另一个,李木估计十天半月应该都起不来了。

    走近一看,李木发现今天这里竟然来了足足十几个恶少,但是这些人他还真就没放在眼里,他看到的是当中的一个坐在长椅上的。

    此人背对着他,看穿着像是个富贵公子,但从这前扑后拥的架势上来看,他就是睢阳城里恶少的头了。

    蛇无头不行,要是恶少只有那么一两个,遇到硬茬就挨打的话,那就不叫恶少了。

    他们想在睢阳立住,出现了李木这样的人的时候,他们就得让李木的下场比昨天那两位更惨,这叫以血还血。

    只有这样,往后睢阳百姓才能继续怕他们,之前这样的事不是没出过,但是最终他们都解决的很好,眼前的这个愣头青,虽然有把子狠劲,但是老大一出马,这些恶少也觉得不会有什么难度。

    “既然来了,你对着堵墙能看见啥?大大方方的,岂不是好?”

    李木几步走到了这帮恶少面前,好像没看见这十几个龇牙咧嘴满身纹身的大汉一样,直接对着正主说道。

    “想见我,要看你够不够资格。”那人一出口,李木觉得这怎么听着好像也没比我大几岁呢?但是转念一想,恶少嘛,太老了就不算恶少了。

    “我且问你,我掰折他的胳膊就像拧断一根小树枝,你能吗?你要是不能,我不就够资格了吗?”

    “八郎!你昨日不是说这胳膊是打斗时摔的吗?”

    李木话音刚落,昨天被打的恶少身边的一个大汉就皱眉问道。李木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篡改了一些昨天自己收拾他的细节,毕竟恶少是要脸面的,李木倒也能理解。

    “这……”【…*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你不是还有一胳膊呢吗,来来来,我给你们领头的打个样!”

    说着话,李木已经撸胳膊网袖子的就往前走了,吓得昨天挨打那恶少连连后退,众人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昨天应当是撒了谎了。

    “不必,小郎君有力道,我早已看出来了,但在睢阳城,可不是有力道就行了!”

    李木正好走到长椅前,恶少的头领霍地转过身,正对上了李木,在他的面前说了这么一句。

    李木这才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此人,果然和他之前预想的一样,不过就是不到二十的年岁,但看面相,倒也不甚凶恶,还带着几分书生气,但左边脸颊自眉毛之上一道刀疤,直至嘴唇旁边,任谁看了,都会胆寒几分。

    这是个有故事的小哥啊!

    李木的眼光多毒啊,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首领好像跟身边的恶少气质有点不一样啊,但是这些恶少偏偏又听他的,这里面就有新故事了。

    “他们为何对你惟命是从?”

    “只因我比他们更狠辣。”

    听了这话,李木一边摇头,一边忽然一伸手,就近就把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给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找死!”

    壮汉冷不防被拽到了李木面前吓了一跳,抄起手里的棍棒照着李木的脑袋就砸,但是刚抬手,就感到一股巨力握住了自己的臂膀,再然后,他只听到了咔嚓一声。

    “啊!!!”

    这是一声不次于杀猪的惨叫,头天被李木掰折了胳膊的那个恶少当时就觉的自己本来已经没那么疼了的胳膊又发出了阵阵的刺痛,而且身下感觉还有点尿意似的。

    “啊!!!”

    “啊!!!”

    紧接着,又是两声几乎一模一样的惨叫,而李木呢,站在那纹丝没动,其他恶少一看这形势,一个个都不敢上前了,毕竟这胳膊折了,接好了还可能有后遗症呢。

    见没人上来了,李木倒是也没继续,杀一儆百,自己这都掰了三个了,基本上算是立威了。

    “你有我狠辣吗?我要是你啊,脸上就不会有那么一道刀疤。”

    “小郎君想要如何?”恶少们年轻的首领一听这话,冷冷的问道。

    “嘿!明明是你们想要打我,我不过就是为免吃亏,不得已而为之,怎地还说我要如何?”

    “若真如你所说,昨日你就不会故意说出还会到此了。”那领头的青年显然不是愣头青。

    “你还不算蠢笨,不错!我要是说我今日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可信?”

    “救?我们在睢阳城纵横经年,从未失手,何来被救之说?”青年说到这,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李木在其中还看出了一丝凄然,但是这些显然都不是针对的李木,而多半是睢阳城那些胆小如鼠的不良人们。

    “你看见那边那个卖粗布之人了吗?”李木大大咧咧的到了青年的面前,一屁股坐在他之前坐着的长椅上,伸手一指,指的正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的高适。

    高适冷不丁见李木指向了他,眉头一皱,心说我一个生人在此乔装,莫非还暴露了?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看,这点事要是不能帮张九皋做好的话,岂不是白费了人家帮自己在长安走动的人情了吗?

    “那人有何不妥?”

    “他便是这睢阳太守张九皋的幕僚,高适!”

    “那又如何?”

    “张九皋在到睢阳之前,历任安康、淮安、彭城太守,你可知道他每一任上必做的是何事?”

    李木说到这,那青年好像想到了什么,没再发问,只是定定的看着李木,等着下文。

    “每任一地太守,张九皋总会在摸排清楚主城中为非作歹的恶少的罪行后,将其重罚,更有甚者,直接杖毙的比比皆是!那高适每日正是在记录尔等的罪行,我若不来,三日内,尔等尽在牢狱之中,十载之内,难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