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给李二当老师 > 《我给李二当老师》 正文 9.以后要叫先生
    张岚摊手无言,意思很明白。

    “唉!~”程咬金叹息。

    秦琼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无妨,我们去找位推拿圣手就是了,也不算难事儿。”

    房玄龄这时冒了出来:“其实贫道也略通推拿之术,不如有时间贫道为翼国公试上一试?”

    秦琼程咬金两人汗颜,又把他给忘了,这老头存在感真的是太弱了。

    “不用。”李二终于结束了沉默,霸气地说道:“翼国公为我大唐征战多年,身有损,也都是为了大唐而损。既然国公需要,朕给国公寻一位推拿圣手便是。”

    “谢陛下。”秦程二人抱拳谢恩。

    “先生大能。”李二恭维着张岚,但却一直看着长孙无垢,眼神复杂。“不知先生能否也为皇后诊断一番?”

    长孙无垢笑容绽放,她心知李二这时候开口,完全是为了她的怪病。

    “当然可以,其实我也对皇后的病特别感兴趣。”李二终于舍得说句话了,张岚哪有拒绝的道理。

    长孙无垢好奇问道:“小先生知道本宫?”

    张岚比长孙无垢更好奇:“难道皇后不知道我的来历?”

    按理说是不应该的,李二都把人带到这儿来了,难道还没说明他的身份?

    这时某个熊孩子连忙低下了脑袋。

    长孙无垢好奇地看向李二,但李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是程咬金口快,“这位小兄弟自称是来自千年后。”

    “啊?!”长孙无垢惊讶地捂住了嘴,然后双眼炯炯有神地问道:“那不知小先生千年后对陛下是作何评价?”

    张岚想要回答,但被李二打断,“皇后还是先诊脉吧,这些事以后再说。”

    “是,陛下。”

    长孙无垢眉眼带笑,调皮地顺应了声。然后起身主动走入医疗无人机再次投下的光束中。

    按照流程,医疗无人机开始运作。张岚也没闲着,主动提起了千年后对李二的评价。

    “千年后陛下留下的事迹很多,而且很多都被广为流传。其中魏征跟陛下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陛下深以为然并以此作为行为准则,也因此许多人视陛下为唐朝最开明的皇帝。而且不光千年后这片土地上的人,甚至隔洋万里之外都有人知晓皇上的名讳。”

    “真的吗?”长孙无垢再次绽放出笑容。

    “是真的。”张岚给出明确的答复。

    长孙无垢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那我呢?那我呢?”程咬金插嘴。

    能插嘴的也只有他了,其他人包括李泰在内都在细细品味那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呢。

    “你?”张岚一脸嫌弃,但在看到程咬金有亮拳头的趋势后连忙摆正位置,正色道:“程咬金,原名咬金,后改名知杰,乃大唐开国名将。”

    程咬金见张岚停下,耐不住性子追问道:“然后呢?”

    “没了啊!~”张岚摊开双手。

    “他娘类!老夫看你是欠揍!”程咬金气啊,刚见面时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程咬金双手揪起张岚的衣领疯狂的摇晃,张岚肠子都悔青了,你咋这么贱呢!你没事调戏这老货干嘛!

    就在张岚快要被晃吐的时候,李二品味完了那句名言。

    “好!好一个‘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为水,君为舟,当属举世警句,应当立匾挂于太极殿!”李二好一番感慨,然后询问众人的意见,“诸位觉得如何?”

    “啊?陛下说了什么?”这是房玄龄的回答。

    “啊?陛下说了什么?”这是秦琼的回答。

    “啊?父皇说了什么?”这是李泰的回答。

    李二:“……”

    “程知节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先生放下!”李二终于看到快要完蛋的张岚,立即发火训斥程咬金。

    程咬金不甘心的将张岚丢上床垫,气愤地解释道:“陛下这小子戏耍俺老夫。”

    “住口!”李二发飙,“张口小子,闭口小子,以后要叫先生!”

    见李二真的发飙,程咬金连忙认怂,“臣遵旨。”

    要问李二前后区别为什么那么大,那只能说是“有人懂我。”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观点,李二对此一直都是支持的态度,所以才会在魏征说出这句话后作为对自己的警示。

    李二还要继续训斥,身后被一双软手覆上。惊喜的回头就看到长孙无垢那笑颜如花的脸颊。

    “皇后诊脉结束了吗?”李二关心地问道。

    “嗯,劳陛下挂心了。”

    长孙无垢笑答,也不知怎么了她今天就是想笑,就是觉得开心。

    李二轻扶长孙无垢的藕臂将她送回木凳做好,这才朝着张岚说道:“请先生为皇后义诊。”

    张岚直起身又干呕几下,等身体的不适逐渐消退后才将目光放在通讯器上,细细查看长孙无垢的检查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岚的眉头越拧越深。

    张岚的模样让李二的心一下子吊起,想要出声询问又怕打扰到张岚,整个人都有点坐立不安。

    要说李二是不是明君,现在可能有很多的争议,因为李二步入老年后的确做了很多错事。但起码能确定的是,李二的确深爱着长孙无垢。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身前的土豆炖牛肉都煮好了,张岚才关掉即时通讯器,叹息不已。

    这下李二更慌了,连发问的勇气都没了。

    关于皇后的事,程咬金几人都没发言权。最后李泰站了出来,七八岁的小男孩虽然已经开始长身体,但脸颊仍然带着稚嫩。

    小正太跳下木凳跑到张岚身边,深情真切的问道:“先生,母后的病情如何了?”

    “没多大事儿,就是有点麻烦。”张岚伸手抚在李泰的头顶,像是给他解惑说但确是在告诉李二。

    李二在旁长舒一口气,脑门上都出现了虚汗。长孙无垢发现了又是心疼又是欢喜,拿出手绢为李二擦拭。

    张岚让李泰回到座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李二,“陛下,皇后的病情应该可以治好,但需要你的配合。”

    李二连忙询问:“朕该怎么做?”

    “陛下别急,等我先说下病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