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替身鲜妻:厉少你要乖乖哒 > 《替身鲜妻:厉少你要乖乖哒》 正文 第196章 离开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萧晗突然把话题转到离别之上。

    “那你们要去哪里?”洛锦棉有些担忧,萧晗如今的身体看起来这么单薄,还要长途跋涉。

    “我跟安回老家,想过些安稳的生活。”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萧晗只想平静的过日子,朴实的生活。

    “嗯,那我只能在这里祝你跟安医生白头偕老,早生贵子了。”这是洛锦棉最真挚的祝福。

    洛锦棉跟萧晗聊了很久,似乎把所有没聊过的话都聊了,才依依不舍地睡觉。

    第二天,厉耀沉跟洛锦棉将他们送到机场,安医生要带萧晗回去老家养胎,萧晗拉着洛锦棉的手,眼里满是不舍。

    “锦棉,你以后一定要保重,凡事都要注意安全,做不了的也不要勉强,知道么?”萧晗叮嘱道。

    “嗯,你也是,好好生活。”洛锦棉给了萧晗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医生拉着萧晗的手,往等急处走去,见到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洛锦棉感慨良多。

    她撇了一眼身边的厉耀沉,不知道以后他们之间能不能修成正果呢?

    “他们都走远了,回去吧。”厉耀沉转身走了几步,见她还没有跟上来,一把拉住洛锦棉的手,将她带走。

    没有多远,就见到洛家一行人,洛锦棉停住了脚步,厉耀沉也注意到了。

    “要去告别吗?”厉耀沉询问道。

    “不了,他们于我而言,已经是陌生人。”洛锦棉没有再停留,快步走出机场。

    接下来撤销案子的事情,全都交由厉耀沉去处理,她知道他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妥当的。

    这场因为洛勤勤引起的风波,就这样消散了,洛锦棉的生活又回归了平静,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些隐隐不安。

    楚小甜见洛锦棉魂不守舍的样子,随即打趣道:“洛总,你是不是被之前的事吓怕了?”

    “你这小丫头胡说什么呢?我这叫危机感。”洛锦棉被楚小甜这么一说,思绪顿时消散,不禁想,或许真是自己太过忧虑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这些日子,楚小甜跟洛锦棉熟络起来了,她发现洛总并不像康浩谦说的那样。

    陆清颜往虚掩着的办公室门里看了一眼,目光中尽是毒辣:“洛锦棉,这次你能躲得过,不代表下一次还这么幸运,等着瞧!”

    洛锦棉似乎感觉到一束目光,往门口望去,却没有见到人,她揉来揉额角,或许只是这几天太忙了吧!

    陆清颜想去找厉耀沉,现在她只能以谈工作为由出现在他的身边,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拜洛锦棉所赐,就等这件事淡下来了再继续对付她。

    刚走出公司,她就遇到了柳鸿浩。

    “你来这里做什么?”陆清颜觉得他们不宜在这里见面,要是被人看到可能会比较麻烦,她打开车门,示意他

    坐进去。

    “你是不是对付洛锦棉了?”柳鸿浩开门见山地问道。

    陆清颜眉头一蹙,她没想到柳鸿浩会调查她,可是这件事表面上就是洛勤勤一个人做的,她随即否认道:“我没有。”

    “别想骗我,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要对她动手。”柳鸿浩阴鸷的目光落在陆清颜的身上,让她忍不住在心中打了个冷颤。

    “莫非你对她有意思?”陆清颜看向柳鸿浩,想探出他对洛锦棉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可不想在对付洛锦棉的时候还要顾及他。

    柳鸿浩拿出一支烟,直接点燃,放在嘴边轻轻一口,随后将烟气喷薄都陆清颜的脸上,“我对她能有什么意思?女人对我而言,只是利用的工具而已,当然,你不同。”

    “你这嘴可真毒,既然对她没意思,那为何不让我对付她?”陆清颜不明白他此举是什么意思。

    “她是我的猎物,还没得到她之前,你还是用点别的招数吧!”柳鸿浩不以为然,现在他就只是当她是猎物而已。

    “别陷进去了,不然谁都救不了你。”陆清颜提醒他,毕竟感情这种事根本就不能人为控制,她没想到自己的这句话在很久以后竟一语成谶。

    柳鸿浩冷哼一声,他还从没有会对一个女人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因为洛锦棉而来提醒陆清颜这种行为,已经证明他正在渐渐地陷进去了。

    洛锦棉将办公桌上的文件处理完,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回去,这几天她都要提前回去做饭,这个行为让她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有了一个家一般。

    正准备下去,手机就响了起来,洛锦棉一看,是厉耀沉打来的。

    她立即按下接听键,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有些岁月静好的错觉。

    “喂,下班没?我正在你公司楼下。”他沉声说道。

    “我正准备下去,等我一会。”洛锦棉边说着,边拿起包包,迅速出门去。

    没过多久,就看见那匆匆跑过来的身影,他总觉得两个人好像已经在一起了一般。

    洛锦棉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里的空调十分凉爽,将她刚才跑出时产生的热气都化解了。

    “你怎么会过来的?”她突然询问道。

    厉耀沉摆手让司机开车,这才回答:“跟客户谈生意,顺路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洛锦棉一点都没有怀疑。

    厉耀沉眉头微拧,她就这么相信了?可是看她半晌,她都没有反应,随即轻叹一声,不禁在心里腹诽道:真是笨蛋,就算是顺路过来,时间也不会这么准啊。

    洛锦棉又将头依靠在窗边,最近的日子有些静,好像风雨欲来的感觉,她总是会感觉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见她心神不宁,厉耀沉拿出一个锦盒递到她的面前:“想知道这是什

    么吗?”

    洛锦棉摇头,明显不感兴趣。厉耀沉见她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顿时来气,将手中的锦盒直接塞进她的怀里:“客户送的。”

    洛锦棉只得打开,只见一对耳环正安静地躺在里面,耳环的吊坠是银白色的四叶草,看起来十分精美。

    洛锦棉伸手抚了一下,然后递还给他:“你的客户最近都好大方,不过我带不了,我没有耳洞,你还是送给别人吧。”

    她边说着,边将头发拢到耳后,果然没有看到耳洞。

    厉耀沉顿时感觉手里的锦盒十分烫手,他不想承认这些都是自己买的,可是洛锦棉拒绝得这么干脆,让他感觉非常火大,还让他送别人,能给别人么?这礼物意思不是很明显么?还是她又想撇掉他了?

    厉耀沉立即让司机掉头,去专门卖耳环的店。

    “你该不是要将这个拿去卖掉吧?”洛锦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厉耀沉翻了个白眼,冷言道:“你觉得我已经穷到要去卖掉首饰的地步了?”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你去那不是卖首饰,是干嘛?”洛锦棉对他的做法十分不解。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厉耀沉并不打算跟她解释。

    到了店里,厉耀沉直接询问店员能不能打耳洞,得到店员的肯定后,直接将她带到了后面去,一位专门打耳洞的人正想着看她。

    洛锦棉这才知道原来他来这里是这个意思,尽管不情愿,还是让人打了耳洞。

    厉耀沉再次将锦盒塞进她的手里,这下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洛锦棉感觉自己的耳朵火辣辣的,听人家说还会流脓,她最怕这样了。

    回到别墅后,她叫住厉耀沉,语气里有些恳求:“厉耀沉,以后能不能别叫你的客户别送东西,我真是折腾不起啊。”

    “他们要送,我也没办法,你要知道他们不送的话会不安心的。”厉耀沉忽悠起洛锦棉来,薄唇一抿,掩不住露出一抹浅笑。

    “这是什么奇葩客户啊!”洛锦棉郁闷极了,这次是打耳洞,要是他的客户是外国人,送个鼻环什么的,她该怎么办呀?

    厉耀沉嘴边的笑意更甚,转过身用咳嗽掩盖:“咳,下次我会注意的,去做饭吧。”

    洛锦棉只得进厨房给他弄吃的,冰箱里的食物已经不多了,吃完饭后,她提出要去超市购买食物。

    厉耀沉推着车子前行,一身休闲的运动服将他的好身材尽显,让他看起来没以前那么盛气凌人,他只顾往前走,对满架子的东西一点都兴趣都没有。

    洛锦棉跟在身旁,见到有想买的东西,便拉住小推车,将东西丢进车子里。

    “你倒是看看要买些什么啊,小容还得过几天才能回来呢。”洛锦棉提醒道。

    “你看着买就行。”厉耀沉有些为难,他根本就不知道

    要买什么。

    洛锦棉只得挑几样喜欢的菜,心想着应该能吃到小容回来了。

    厉耀沉突然想到之前那个楼主提到,女生只会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去逛街,买东西,这样很像小情侣。

    “你之前有没有跟别人逛过超市?”他突然问道。

    洛锦棉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只是逛超市这种事太普通了,她怎么会记得?

    可是接触到厉耀的眼神,她立即回答:“没有。”

    厉耀沉的神色变得柔和了几分,他也是第一次陪人逛超市,就是那种觉得第一次珍贵的心思,让他觉得,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