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八章 看守所风云
    身体强壮,肩上纹了一只老乌龟的王平,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根狱警用的电棍,陈墨不是傻子,看到王平挑衅的眼神,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你叫陈墨是吧?”王平连同黄毛外的另外三个人一起围向角落床边的陈墨。

    “我说我是你爸爸你信吗?”陈墨骨子里是一个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人,对于这种明摆着要找事的人,根本不必嘴下留情。

    “王平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我王平纵横J市灰道几十年,你是第一个敢说是我爸爸的人!”王平鼻子左边的肌肉不停抖动,仿佛很生气。

    “你得了鼻炎吗?而且什么是J市灰道?”陈墨盯着王平的鼻子歪着头道。

    “王平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灰道就是介于白道和黑道之间的那条道。”王平的小弟很认真的回道。

    这时,王平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来教训陈墨,而不是来聊天的,于是使了个眼色,三个小弟心领神会,同时手脚并用,就要对陈墨拳打脚踢。

    “慢着!”陈墨连忙伸出右手,随后缓慢的将头抬起,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紧接着看向四人道:“你们听说过天马流星拳吗?”

    三人同时停了下来,互相左看右看,然后一起朝陈墨摇了摇头。

    陈墨露出一个笑容,之后耐心给三人解释道:“天马流星拳的精髓,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快!”快字刚落,陈墨就两拳同时使出,轰向三人中的两人,陈墨带着系数能量的两拳岂能是普通人能承受的来的,只见二人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黄毛身边,把黄毛吓的几哇乱叫。

    而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中拳的人立刻反应过来,抬脚就踢向陈墨,然而陈墨的反应要比对方快的多,一个闪身躲了过去,随后一拳正中余下这人的裆部。

    “蛋,蛋,蛋。”余下这人痛的趴在地上。

    “阿蛋,他叫你呢。”陈墨在脑海中向阿蛋道。

    “阿蛋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系数能力者与普通人的差距,立见真章,一个照面之下,三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哀嚎。

    王平看到陈墨完全出乎意料的战斗力,有些惊惧,但随即想到手中的电棍,又鼓起勇气走向陈墨。

    陈墨刚刚经历过电击,想起仿佛挠痒痒的电流,完全不怕,然而王平手中的不是普通警棍,是瘦警官专门从狱警那里借来的,大意的陈墨中了王平一击,直感觉浑身颤抖,提不起一丝力气。

    王平一击得手,见陈墨还能动弹,立马又补上一电棍,陈墨痛的险些晕了过去。

    也怪陈墨自视太高,原本完全可以凭借身体灵敏躲开的电棍,硬是作死生生承受了一下子,狱警所用电棍完全不同于

    普通的警棍,其威力击打在普通人身上,甚至可以直接导致大小便失禁,而且如今陈墨身体吸收的系数能量不过是刚刚入门阶段,系数能量抵消的电击伤害也有限,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一幕。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狮子搏兔亦尽全力!”这是陈墨被电击后,又被各种不停歇的拳脚打至昏迷前总结到的教训。

    不知过去了多久,陈墨缓缓的睁开双眼,强忍身上疼痛,起身的陈墨第一眼就看到了钟怡宁。

    “你醒了,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们会被收买了。”钟怡宁脸上带着愧疚。

    钟怡宁的表现看起来完全不知情,但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被对方送进看守所的,陈墨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道:“别给我说对不起,这个仇我自己会想办法报的。”

    陈墨看到自己仍在看守所,不过换了一个单人的房间,有些愠怒的朝钟怡宁道:“我什么时候能走?”

    “传播不良信息,要在看守所关押七天,以做警告,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轻处罚了。”钟怡宁有些不好意思,轻声细语道。

    “七天,黄花菜都凉了。”醒来的陈墨身体恢复的很快,接着陈墨又问道:“有人给我打电话吗?”

    “有一个女的,我接了,她说马上就来。”钟怡宁回道,接着钟怡宁继续劝陈墨:“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网络传播不良信息罪,可大可小,你这样做只能损人利己。”

    钟怡宁年龄和陈墨相仿,警官大学毕业就入了J市警察局,是一个极其负责人的警官,只是因为入行不久,经验不够,导致陈墨受了不该受的苦,这会钟怡宁颇为自责,不由的发自内心劝道。

    “这就不用警官大人关心了,我陈墨一人做事一人当,问心无愧!”陈墨这会对钟怡宁的态度倒是有些好转,因为钟怡宁本质上看起来还是一个善良的姑娘。

    就在这时,看守所外突然传来了蹬蹬蹬的脚步声。

    “开门!”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是,局长!”看守人员连忙将门打开。

    面向有些严厉的中年局长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交谈的钟怡宁和陈墨二人。

    “怡宁,扶着陈先生出来。”局长温和向钟怡宁道。

    “是。”钟怡宁有些不明白陈墨为什么会惊动了局长,但依旧听从命令道。

    出了门口的陈墨一眼就看到了表情严肃的路思彤和余生三十。

    “思彤姐!”陈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路思彤和余生十三,毕竟自己刚刚加入异能局就惹了牢狱之灾。

    路思彤不知道陈墨为何被关进了看守所,但看到陈墨脸上的伤痕,不由的有些生气。

    十分钟后,就在监狱门口,路思彤终于搞清出了事情缘由,此时本是火系能力者

    的路思彤周身竟然升起了冰冷的感觉。

    而路思彤周围,连同余生三十的众人都感觉一股寒意直入心脾。

    “有人要倒霉了。”众人中,只有余生三十对路思彤比较了解,心中暗道。

    “欧阳局长,无故想要将我特异局成员置于死地的人,我特异局是不是可以就地格杀?”

    此刻的路思彤穿着端庄的深紫色长裙,梳者古式的高髻,配上清冷的气质,这一声质问下,活脱脱的像一个女王,连漂亮不输路思彤的钟怡宁也黯然失色。

    虽然警察局与特异局向来交好,但看到路思彤生气的样子,欧阳局长也不免紧皱眉头,有些惧意道:“是!”

    “就地格杀!”钟怡宁脸色突变,不知道特异局是什么来头,陈墨也有些诧异。

    “王平被关押在哪里?”路思彤不改语气,也不管其余人震惊的眼神,继续语气不变道。

    看守人员带着几人走向王平所在位置,王平一看到路思彤,立马露出色眯眯的眼睛,但看到路思彤身后的几个警官后,调戏的话欲言又止。

    然而路思彤丝毫不给王平开口的机会,只见路思彤右手手掌朝王平一伸,相隔数米远的王平立马开始撕心裂肺的哀嚎,王平则满头大汗的跪在地上,口中呼喊着饶命,直到几分钟后,王平已经没有一丝呼喊的力气时,路思彤才停了下来。

    监狱里的其他几人,惊惧的双腿发颤,欧阳局长则闭上眼,不忍再看,余生三十面无表情,仿佛早有所料,陈怡宁却露出大为不解,惊奇的表情。

    而陈墨看到这一幕,有些感动,也有些惴惴不安,“这才是真正的思彤姐吗?”

    和大多数人不一样,路思彤是孤儿院出身,因为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所以常常受其他女生的欺负,八岁以后,路思彤的座右铭就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路思彤眼里揉不得沙子,二十二岁结婚那天,因为得知未婚夫和其他女人不干不净,毅然决然的废了其未婚夫的第三条腿,之后锒铛入狱。

    所以,性格本就护犊子的路思彤,又得知陈墨是因为对付渣男而入狱,出手方才如此凌厉狠辣,不留余地。

    路思彤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反应,也不在乎违反特异局规定暴露系数能力,教训完王平之后,依旧得理不饶的向欧阳局长道:“另外两位警官,就劳烦欧阳局长处置了!”

    “刘督察放心,我J市警局从来不会轻易放过警局里的任何一个蛀虫!”以级别而言,欧阳局长还在路思彤之上,但作为J市少数几个对特异局比较了解的人之一,欧阳局长无比清楚路思彤的性格,自然也不会为了两个滥用职权的人

    就得罪特异局。

    “欧阳局长,那陈墨我可以带走了吗?”路思彤朝欧阳局长道,眼神随之看向陈墨,特异局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思彤姐,我不走。”不等欧阳局长讲话,陈墨就摇了摇头,右手做了个七的手势道:“还有七天。”

    路思彤朝陈墨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余生三十也罕见的开口道:“有什么事,给我们联系。”

    随后,路思彤二人告辞而去,欧阳局长终于松了一口气。

    “局长,他们是什么人?”钟怡宁问出了心中疑惑。

    “不能得罪的人,可敬而又可怜的人。”欧阳局长叹息一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