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十章 有故事的牙签
    “你这么强?还能被抓进看守所?”陈墨半信半疑。

    陈墨的话仿佛触动了柳不休的伤心处,柳不休腾的一下起身,吹胡子瞪眼道:“那是老子自废系数!”

    “世界上还有自废系数的傻子?”陈墨啧啧称奇。

    “柳不休为您增加了4点系数能量!”

    “你才是傻子!”柳不休回道。

    “你是傻子!”陈墨丝毫不落下风。

    “你是!”

    “是!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普通人中有不少傻子,不能和他们争论,否则自己也会变成傻子;我不知道系数能力者中也会有,我错了,我不该和你争辩。”陈墨话锋陡转,随即目光呆滞,带着同情道。

    “柳不休为您增加了5点系数能量!”

    “若是这天下有贱系数,绝对跑不了你!”柳不休掐着腰,怒视陈墨。

    “额,这老家伙开挂了吧?惹不起惹不起。”陈墨内心悱恻,没想到柳不休和自己想的一样。

    “别废话了,你就说,学不学吧!”柳不休又蹲坐在地上,仿佛爱极了看守所的地板。

    “学,肯定学,不学那不是傻子?”陈墨连忙讨好道。

    于是,当日后有人问起,陈墨的剑仙之路从在哪里开始的,陈墨都会带着怀念的笑容告诉他们:“J市看守所22号间。”

    “事先说好,要想学我这一式御剑法门,需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柳不休表情严肃,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态度道。

    “什么事?”

    “日后,只要遇到魁山组的能力者,能力允许的情况下,一个不留,全部给我杀了!”柳不休带着抹不去的恨意道。

    又是魁山组,陈墨已经不止一次在柳不休口中听到魁山组,遂迫不及待问道:“魁山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作恶多端,隐藏极深的邪恶能力者组织!”

    “既然是邪恶组织,我陈墨当仁不让!”刚开始听到对魁山组一个不留,陈墨还有些不情愿,怕会因此违背特异局的规定,但当柳不休一解释,陈墨立马义正言辞的答应了下来。

    “昆仑剑法既然同时招收剑系数能力者和精神系数能力者,自然也分为两个派系,我姑且称之为剑宗和气宗,这样你可明白?”

    “我是明白还是不明白?......我,应该明白吗?”陈墨头顶冒出了一个问号。

    “柳不休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我这是造了哪门子孽啊?”柳不休忍不住朝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剑系数能力者修炼剑气,精神系数能力者修炼御剑术!这样明白吗!”柳不休觉得自己心脏病要犯

    了。

    “明白,明白。”陈墨不敢再气柳不休,生怕把对方气死了,自己还得承担赔偿责任,连忙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道。

    “要想修炼御剑术,需得先学会御剑,若想学会御剑,需得先学会驭物,精神系数能力者最独特的能力就是驭物,所以,开始吧!”说着,柳不休在肚子上搓了搓,扔给了陈墨一个黄豆大的黑球。

    “能不能换个玩意?”陈墨有些嫌弃道。

    陈墨话音未落,柳不休又从裤兜掏出来一物,陈墨定睛一看,是一根已经变成灰色,粗了整整一圈的牙签。

    “就这吧!”陈墨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看守所,认命道。

    “如同感知系数能量一样,将精神力集中在牙签上,等到你能挪动这根牙签的时候,告诉我!”说完柳不休就躺上了床,转眼就带着笑意沉沉的睡去。

    感知系数能量对精神系数能力者来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感知牙签也不难,但半个小时过去后,脑袋胀痛的陈墨发现根本无法挪动牙签。

    “难道是系数等阶不够,或者是牙签太重?”说着陈墨用衣服把牙签擦的干干净净。

    “集中精神!”陈墨双目紧盯着牙签,但直到头痛欲裂,牙签依旧纹丝未动,陈墨只好放弃,准备先休息一下。

    陈墨没有注意到,柳不休其实并没有睡去,而是一直在暗中观察。

    “这小子,还不错。”柳不休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一转眼,陈墨就已经在看守所待了七天,再过一个时辰陈墨就会被放出去,而这期间,陈墨除了吃喝拉撒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练习驭物,驭物法门虽没什么涨劲,身体素质倒因为引导能量有了长足的进步。

    “动了动了!”双目通红的陈墨惊喜的朝柳不休喊道。

    不用陈墨说,柳不休也已经发现:“恩,四天的时间挪动牙签,还过得去。”随后,柳不休知道陈墨马上就要离开看守所,又吩咐道:“这根牙签你带着,等到你能随意驱使牙签的时候,带着它,来附近的石湾巷找我。”

    “我可以回去重新换一根牙签吗?”陈墨还是有点嫌弃。

    “不行!这根牙签我珍藏了十年,有着重要的意义,你若弄丢了,别怪我不传你剑法!”柳不休表情严厉。

    “意义?莫不是为了证明‘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是错误的?”陈墨看着比原本粗壮了许多的牙签,好像有些明悟。

    “柳不休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来接陈墨出去的是仍旧带着歉意的钟怡宁,接过自己的东西,陈墨就准备向钟怡宁挥手道别,然而钟怡宁见天色已晚,忍不住开口道:“你去

    哪里?我送你吧?”

    看守所附近比较冷清,也不好打车,有美女警察护送,陈墨却之不恭。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啊。”开着车的钟怡宁瞄了一眼不知为何双眼通红的陈墨道。

    “你是秉公执法,有什么对不起的,即便真的对不起我,也不该是你。”陈墨打开手机,正好看到几个刘玥的未接电话和企鹅信息。删除,拉黑手机号,拉黑企鹅号,陈墨绝交三连用的是滚瓜烂熟。

    “你企鹅号是多少?”陈墨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正在开车的钟怡宁下意识的就把自己企鹅号报了出来:“1433223....”

    “你要我企鹅号干嘛?”钟怡宁这才反应过来。

    “妈妈说,认识的美女多了,早晚有一天,会有一个成为你的女朋友。”陈墨顺手加了钟怡宁。

    “钟怡宁为您增加了1点系数能量!”

    一路无言,钟怡宁将陈墨放在公寓外,就接到电话急匆匆的又驱车返回了警局,而回道公寓的陈墨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却接到了大学同学高爽的电话,陈墨这才想起来,明天是每年一次同学会的日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