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十一章 安梓
    第二天,早早赶来特异局的陈墨,听说刘大冒与余生三十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特异局只剩下黄尘等四人。

    而得知陈墨已经能引导系数能量的黄尘,则迫不及待要求陈墨先进行身体素质的测试。

    特异局测试身体素质的场地在空旷一片的三楼,陈墨也是第一次上来,只见三楼整个墙体内部呈亮银色,仿佛全是用特殊材料所制,陈墨不得不再一次感叹特异局的阔绰。

    半个小时后,经过特异局专门的机器数次测试后,陈墨的拳力420公斤,普通人的10倍左右,身体灵敏度也达到了普通的人7倍左右。

    “几天的时间就到了这个地步,很不错。”黄尘忍不住夸奖道,单论引导能量的天赋,陈墨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的系数能力者。

    陈墨还不是特异局正式成员,基本上不会有事找上他,所以,大部分时间,陈墨都是偷偷躲起来研究柳不休给的那根牙签,直到天色渐晚。

    陈墨本不想去参加同学会,但架不住同学们都知道他人在J市,不去也不行。

    混社会并不容易,陈墨班级聚会的初衷,也是为了大家能够保持联系,在工作上互相帮衬,守望相助,至于同学会,会不会变质,作为透明人的陈墨并不关心,因为和陈墨关系好的室友们都不在J市,也没法赶来。

    “思彤姐,晚上要去参加个同学会!”陈墨找到路思彤,有些支支吾吾道。

    “去呗,”正在测试力量的路思彤一拳打在特制的测力计上,回头道。

    “那个啥,我想借一下你们的车!”陈墨有些不好意思。

    路思彤心领神会的一笑,立刻明白了陈墨的意思,回道:“怎么,同学聚会变成了炫富大会吗?”

    “也不是,只是我们班的班花,这次同学聚会也会来。”陈墨挠了挠头,脸上闪过一道红晕。

    路思彤见到平日脸皮厚如城墙的陈墨竟然罕见的脸红,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调笑道:“小墨墨,你可以啊!要姐姐给你出出主意吗?”

    “她好像订婚了。”陈墨的神色突然有些哀伤,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其中最遗憾的大概就是曾经的自己不够勇敢吧。

    路思彤也收敛了笑容,看了一眼旁边的莫知和康南道:“老莫,老康,你们来一下。”

    “怎么了,思彤姐?”莫知扶停了沙袋,康南也离开了镜子,至于余生三十和刘大冒,一大早就出发去执行一项任务去了。

    “姐的总裁,莫知不漏油的奔驰GLS,康南的路虎,你选一辆吧?”随后,路思彤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莞尔一笑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黄尘局长的座驾。”

    听到路思彤话的莫知和

    康南,没做他问,直接把车钥匙递给了陈墨。

    陈墨没有接钥匙,回了路思彤一句道:“黄尘局长的车也可以开吗?”

    “当然!”路思彤没有答话,莫知、康南同时回道。

    片刻后,陈墨看着停车场边上一辆形单影只的凤凰牌自行车,不敢置信道:“这是黄尘局长的座驾?这也太,太,太高调了吧?”【 !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哈哈,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姐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陪同陈墨出来看车的路思彤终于忍不住放声笑道。

    陈墨摸了摸刮的很干净的下巴,思索片刻后,认真道:“不了,大丈夫说一不二,就这辆凤凰牌自行车吧!”看到黄尘局长的自行车,陈墨反而有些想通了,一个人真正的富有并不完全是金钱上的富有。

    “如果有一天,我骑着凤凰牌自行车站在你面前,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陈墨郑重其事的对路思彤念道,惹来路思彤噗嗤一笑。

    傍晚,一撇一捺的骑着自行车的陈墨,来到了距离特异局不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五星级酒店饭菜并不好吃,但价格却不低,陈墨摸了摸兜里仅剩的一千块钱,有些忧愁。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正式成为特异局成员?”陈墨有些着急。

    陈墨挑着饭点来,既然是五星级酒店,当然是有他的优点的,看到陈墨骑着自行车,酒店门口服务员并没有露出一丝鄙视,还主动要为陈墨停车。

    陈墨的班级聚会地点在酒店二楼的玫瑰厅,一推开门,就看到大约二十几个同学在互相嘘寒问暖,中间时不时的还会有人插上一句:“在哪里高就?”

    “陈墨,你又来晚了!”参加同学聚会的成员中,唯一一个富二代高爽,朝陈墨喊道。

    高爽虽然是个富二代,但其实为人还算不错,在J市算是和陈墨关系最近的一个,设计八班的同学大多知道陈墨现在混得不好,但只有高爽面带微笑的给陈墨打了个招呼。

    陈墨笑着给高爽回应了一下,然后挑了个座位坐下,座位对面正是曾经的八班班花安梓,安梓像大学时一样漂亮,只是眉宇之间带了一点愁绪。

    “莉莉,听说你和高阳分手了,现在还结婚了,是真的吗?”田莉莉是八班几个标志的女孩之一,性格也比较开朗,高阳是田莉莉大学的男朋友,今天没有到场,二人在大学里出了名的恩爱,如胶似漆,而开口问田莉莉的则是她的闺蜜陈燕。

    “没办法,爸妈不同意我嫁的太远。”田莉莉倒是无所谓的答道,看起来婚后生活还不错。

    田莉莉声音不小,周围同学顿时起哄,陈墨心有所感,来了句:“

    女孩子是不能嫁得太远,不然打麻将,规矩都不一样。”

    “田莉莉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就你能!”田莉莉嬉笑着朝陈墨回道。

    “一年不见,陈墨你还是那么贱!”高爽也大声笑道。

    再之后,陈墨的同学们都开始有意识的分了阶层去交谈,几个做生意的同学以高爽为中心,几个进了单位的,以年级轻轻就在工商局升了科长的袁学林为中心,其余高不成低不就的则自顾自的相互聊着荤段子,只有陈墨和安梓低着头玩着手机。

    “安梓,你看起来有些不开心?”陈墨给安梓发了一个企鹅消息。

    “你不也是?”安梓回道。

    “我不一样,我是看你不开心,我才不开心。”

    “调戏良家少女,其罪当诛!”低着头的安梓罕见的露出一个笑容。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陈墨大学四年都没和安梓讲过几句话,仿佛没有意识到这种话的过分。

    看到安梓陈墨了好大一会,陈墨这才意识到话里的歧义,连忙向安梓道歉道:“安梓,我刚才的话是......”

    “不要紧啊。”安梓看起来没有生气。

    “是真心话。”陈墨这才又补上了后半截。

    “安梓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莉莉,怎么回事?”就在这时,陈燕的一声呼喊突然惊动了大家,饭桌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原本一直带着笑容的田莉莉这时才面带忧愁道:“也怪我老公有些心急,为了十几万块钱的利润,没仔细看就和山海集团签了合同,因为没能按时交货,山海集团要走法律途径,现在面临着几百万的赔偿。”

    “那怎么办啊?”陈燕急道。

    “诶,听说学林的叔叔是工商局的二把手,高爽家也是经商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陈燕突然恍然大悟道。

    陈燕其实是故意大声,因为田莉莉不愿开口求同学,陈燕才临时想了这么个办法,将这事放在台面上。

    陈燕话刚讲完,二十来个同学都看向袁学林,高爽二人。

    高爽虽然是富二代,但其实也不过是家产只有几千万的普通富二代,未必能够得上资产几十亿的山海集团,但高爽仍旧开口道:“我问问我爸。”

    几分钟后,高爽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歉意道:“不好意思啊莉莉,我爸只是和山海集团的董事长有过一面之缘,这种事他讲不上话。”

    田莉莉叹了一口气,强作欢笑道:“不要紧,其实我也没抱太大期望。”

    这时候的田莉莉已经不想再说这个事,正准备招呼大家吃饭喝酒,但

    陈燕不忍心看到闺蜜就这样被倾家荡产,旋即又开口求袁学林:“学林,你叔叔能不能帮莉莉家给山海集团说下好话?”

    袁学林听到陈燕的话,不由的紧皱眉头,思量片刻后回道:“我叔叔马上要退休了,不能在这种事情上留下污点,我又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恐怕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是假,不值当是真。”陈墨心知肚明,袁学林倘若愿意帮忙,他叔叔作为工商局的二把手,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但这种事对袁学林来说,得不偿失,自然也就不愿意出手相助。

    就在大家都雅雀无声时,陈墨突然来了句:“让我试试吧?”大学时期,田莉莉对陈墨不错,甚至还在一次记大过处分上帮陈墨背过锅,陈墨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