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十六章 精神系数的妙用
    “和青龙系数齐名的朱雀系数!”陈墨被震惊的哑口无言,呆呆的立在冰床旁边,朱雀系数陈墨不清楚,但黄尘局长或多或少的说过青龙系数的强大,朱雀既然和青龙齐名,定然非同小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J市出现了朱雀系数能力者,在特异局只有自己一个人坐镇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对外宣扬出去,至少在黄尘局长没有得知这件事之前,陈墨必须要想办法将它隐瞒下来。

    陈墨不禁紧皱眉头,随即又在脑海中问向阿蛋:“朱雀系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作为系数能力中最强大的天赋之一,朱雀系数若是不能早早的进行引导,是会发生这种反噬。”

    “那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种问题?”阿蛋仿佛一个百科全书,陈墨连忙问道。

    “方法有两个,一是她自己学会引导系数能量,不过需要一定的时间,第二个方法,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近在眼前?”陈墨四处张望,有些不明白。

    “精神系数既然能帮助自己引导能量,也能帮助别人引导能量,虽然外在的能力有限,但起码能缓解一时反噬的痛苦。”

    阿蛋的回答很清楚,没想到,自己率先开启的精神系数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陈墨不由得在内心偷偷的感谢阿蛋的建议。

    “感激就感激,你以为藏在心里我就不知道了吗?”阿蛋仿佛像个人类,傲娇道。

    “呃,阿蛋,你怎么偷窥我内心的想法?是不是暗自崇拜着我的玉树临风?!”陈墨脸皮又厚了二百五十纳米。

    “阿蛋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算了,加不上了。”

    就在这时,焦急的马母看着时而皱眉,时而微笑,表情有些诡异的陈墨,轻声道:“先生,有什么办法吗?”

    陈墨这才回过神来,给了三人一个放心的微笑道:“问题不大。”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在三人的注视下,陈墨将右手放在马心心滚烫的额头上,随后,陈墨闭上眼睛,发动精神系数,蔓延向马心心的头顶百会穴处。

    马心心大部分的系数能量仍旧集中在百会穴周围,陈墨刚一接触,就感受到一股炽热。

    “完全不同于自己感受到的那种清凉感觉。”这是陈墨对朱雀系数能量的第一印象。

    精神系数虽然能帮助马心心引导系数能量,但现在马心心正陷入昏迷,而朱雀系数遭遇到外来的精神系数,第一时间,竟然是护主似的反击,大意的陈墨一阵恍惚,差点精神失守。

    好在马心心的系数能力还不够强大,也没有人控制,陈墨一边传达善意,一边引导系数能量流向

    马心心的全身。

    陈墨精神系数不过绿绫初阶,尽了全力也只能控制十之二三的朱雀系数能量,但即便如此,马心心周身的温度也逐渐回归正常人的范围,马心心痛苦的表情也逐渐舒展开来。

    “啊......”马心心轻轻呻吟了一声,差点再次让陈墨精神失守,好在陈墨反应及时,连忙停下,缓缓收回精神系数。

    看到这一幕的马父、马母也面露激动,虽然他们只是看到了陈墨把手放在马心心额头上一会儿,但效果显著,马父马母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心心是不是没事了?”马母迫不及待的问道。

    “暂时是压制住了,但是治标不治本,如果想完全控制住......”陈墨沉吟了片刻,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又继续道:“可能需要你们的女儿暂时跟着我。”

    “跟着你?”马母看了看陈墨,又看了看马心心,表情纠结了一阵,回道:“只要能治好心心,跟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双方父母是不是要先见个面,你和心心也先互相了解一下?”

    “恩,既然是特异局的人,也不算委屈了心心。”马博文看了眼,马母,也点了点头道。

    马心情倒是略带怀疑的看了眼陈墨,感觉陈墨是不怀好意,不由的抬了抬自己的右腿。

    三人因为着急,都会错了意,饶是陈墨脸皮厚如城墙,也弄了个大红脸,连忙摆手回道:“叔叔阿姨,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暂时、暂时的,因为我还需要对心心治疗几次......”

    三人同时长舒一口气,好像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头,陈墨看到这种反应,把冰床当做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心中自言自语道:“我有这么差劲吗?”

    “既然还需要几次治疗,陈先生以后不如就住在竹马别苑?别苑还有几处闲置的别墅。”马博文不愧是马家家主,看到陈墨有治好女儿的希望,立刻想借此交好,当然也因为这样一来,女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相对安全一些。

    陈墨大致能理解马博文的想法,毕竟马心心是马家的掌上明珠,马博文爱女心切,陈墨完全理解,但陈墨不习惯寄人篱下,委婉拒绝道:“住在这里,多有不便,马先生要是担心,可以让心心每天中午去我那里!”

    听到陈墨的话,马母不由得瞥了一眼马博文,连忙笑着道:“不担心,不担心,就让心心跟着你!”

    就在这时,陈墨突然陷入沉思,仿佛又想起了什么。

    “马心心系数能量增长如此之快,肯定有其原因,在没有学会引导能量之前,不能让她再获取朱雀系数了。”随后,陈墨在房间里东张西望,最后将目光落在马

    心心脖颈上的一枚血红色玉佩上。

    “这就是朱雀吗?”陈墨将马心心的玉佩取下,定睛看了看,发现这枚鸟状或许被称之为朱雀形状的玉佩,和传说中的凤凰截然不同,除了羽毛较少,眼神中还带了三分戾气。

    “怪不得会被反噬,看起来传说中的朱雀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看到这一幕的马博文带着一丝笑意:“陈先生是喜欢这枚玉佩吗?这种材质的玉佩我家里还珍藏有几枚,可以赠送给陈先生。”即便是顶级豪门,马博文的思想还是依旧停留在商人的层面。

    “这倒不是,只是这枚玉佩很可能是马心心发病的根源,我需要等马心心病好之后,再将玉佩还给她。”玉佩应该是马心心修炼的媒介之一,陈墨对玉佩并没有兴趣。

    马博文听到陈墨的回答,一丝尴尬一闪而过,马母再次瞪了马博文一眼,转移话题道:“陈先生吃过晚饭了吗?我家的厨师手艺不错,陈先生不如品尝一番?”

    陈墨当然不准备留在这里吃饭,没有什么回报能比马心情答应的两百万美元,更让陈墨上心。

    “钱来万恶之源,就让我以身伺恶吧?”抛去系数能力者的身份,陈墨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就在这时,陈墨正了正色,认真看了眼三人道:“对了,有关于马心心觉醒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否则,马心心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甚至会连累到你们整个家族。”

    陈墨没有危言耸听,从在看守所与柳不休的交谈中,陈墨了解到系数能力者并不是只有特异局,而且黄尘局长说过,特异局单是死在邪恶能力者手中的成员都有五万余人。

    马博文对系数能力者有些许了解,即便觉得陈墨说的话有些过于严重,但还是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陈先生放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