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十七章 祸不及家人
    上天让你得到什么东西的同时,也总会让你失去点什么。

    第二天,陈墨看到账户里多出来的一千二百万人民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但紧接着,陈墨就收到了安梓发来的信息。

    “陈墨,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陈墨并不了解安梓,以为安梓只是看不中自己,才这样做,不免大喜之后又满心失落。

    安梓也不了解陈墨,几日来辗转反侧,纠结了许久,才下了这样一个决定,出发点只是希望陈墨能摆脱郑景龙的报复。

    世上多半的误会都是来源于对彼此的不了解,而多半的不了解,都是因为没有想过去沟通。

    但不管发生什么,陈墨都不会改变把郑景龙绳之于法的决心,如今,有了一千两百万的本钱,陈墨更是有了八九分的把握,郑景龙会同意自己参与他私设的赌场。

    下午,J市特异局外,一家茶馆的雅座里,陈墨与钟怡宁相对而坐。

    昨日,钟怡宁将陈墨的打算上报给了欧阳震,出乎钟怡宁意料的是欧阳震欣然同意,并且任命钟怡宁为警局和特异局的中间联络人,只是没有把特异局的信息告知钟怡宁。

    “欧阳局长为什么会同意你参与这件案子?特异局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对特异局的好奇已经成为了钟怡宁挥之不去的念头。

    “抱歉,特异局手册有规定,不能轻易向其他人暴露特异局的信息。”

    “不过,如果你给我跳个舞,兴许我能稍微给你透漏那么一点。”看着钟怡宁穿着一身便装,多了一份邻家小妹的气质,陈墨心血来潮调戏道。

    “钟怡宁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休想!”钟怡宁瞪着陈墨,不说就不说吧,我还不想听呢。

    随后,钟怡宁翻开手中文件,低着头道:“皇家会所是J市最奢华的会所,一共分为五层;一层是为客人进行3D身体扫描和DNA测试的地方,二层是健身场所,三层是浴室,里面设有水疗池和茶室,四层是专门针对高端客户设置的的包房,可能涉及到情色交易。”

    “市局曾出警做过突击检查,会所五层是封闭的大厅,唯一能进入大厅的房门无法用蛮力破开,必须要指纹密码,大厅显眼处,则有会所一到四层的视频监控,另外,五楼大厅门口,有专门检测电子设备的仪器。”

    说到这里钟怡宁抬头看向陈墨继续道:“所以,即便你能参与到赌博之中,也无法带任何通讯设备进入其中,而且就算警队在赌博的关键时刻冲上五楼,郑景龙也有足够的时间清理现场!”

    钟怡宁讲完,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盯着陈墨,仿佛完全不相信陈墨能在这种情况下办

    好这件事。

    钟怡宁的分析确实让陈墨感到棘手,但陈墨看着钟怡宁身后,在自己操控下来回飞舞的牙签,突然灵机一动道:“五楼大厅有没有窗户?”

    “窗户?”钟怡宁不解其意。

    “如果我能破坏视频监控,顺便从大厅内破坏掉指纹锁呢?”陈墨嘴角一笑,胸有成竹道。

    “如果能做到这些,当然可以,只是,郑景龙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做这些事情的。”钟怡宁想起路思彤对付王平时的场景,语气已经没那么绝对。

    就在这时,陈墨的企鹅收到一份大哥陈砚发来的视频,视频中的画面,是陈墨一家人和两个西装男一块吃饭,并且说说笑笑的视频,而两个西装男正是之前见过的郑景龙的保镖。【~ 爱奇文学www.i7wx.com @…免费阅读】

    祸不及家人,郑景龙的行为真正的触及到了陈墨的逆鳞,钟怡宁只看到陈墨原本平静的脸突然变得狰狞,紧接着就是一股压迫感袭来,钟怡宁甚至有一瞬间的错觉,桌子上的杯子好像动了一下。

    这是陈墨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精神系数能量!

    “郑景龙,你在找死!”陈墨怒火中烧。

    “曾......”手机铃声刚响,陈墨就迫不及待的按下接听键,然后就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陈墨,皇家会所,我们不见不散!”不等陈墨回答,郑景龙就挂断了电话。

    陈墨脸色阴沉,和钟怡宁商量了片刻,就独自一人打车去了皇家会所,钟怡宁则听从陈墨吩咐,返回了警局。

    皇家会所虽位于闹市之中,但会所方圆几十米都是郑景龙自己的产业,所以外围也显得比较安静,陈墨下车后,看了眼富丽堂皇的会所大楼,摸了摸上衣兜里提前准备好的一盒钢钉,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一进入会所一楼,陈墨就看到了翘着二郎腿,叼着根雪茄的郑景龙,没办法,郑景龙的打扮实在另类,一身花里胡哨,身后还有一只跳动的篮球。

    除了郑景龙,周围还有几十个正在锻炼身体的彪形大汉,一看到正主进来,所有的人都走向陈墨,跃跃欲试,明显是等待许久。

    郑景龙身子向前倾了倾,等到陈墨走到自己不远处,斜着嘴角,边鼓掌边笑道:“孤身前来,勇气可嘉。”

    陈墨挑了挑眉,直盯着郑景龙的双眼,扬起手机,冷冷的回道:“郑景龙,你这么做,有违道义吧!”

    “道义?那都是讲给小孩子听得,你现在跪地求饶,我不会伤你家人一分一毫!”郑景龙缓缓站起身,被化妆品覆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像郑景龙这样一个骄傲的人,按理说是不会拿自己的家人做威胁的,但陈墨还是

    对郑景龙了解的太少,一个能在警局的眼皮子底下行违法之事的人,做两手准备也是必然的事情。

    “我被逼跪地求饶,你就能够满足了?”想要确保家人安全,就要找到郑景龙的弱点,所以,自始至终,陈墨的眼神都在郑景龙身上。

    陈墨无法从郑景龙的脸上看出来他的想法,但这句话说完,郑景龙果然是沉默了片刻。

    “不如这样,你我再赌一场!”陈墨捉住郑景龙的心理,乘胜追击。

    “你想赌什么?”郑景龙缓缓回道。

    “你先放了我家人,然后就在这里,你来决定规则,我们每人一千万筹码,你输了,我安全离开,并且你以后不再打扰安梓!”陈墨声音很大,一楼所有郑景龙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招叫先声夺人,郑景龙若是不答应,必然会失去了威严。”陈墨沉着冷静,等待着郑景龙的回答。

    “你输了呢?”郑景龙终于上钩。

    “第一,一千万归你,第二,我心甘情愿跪地求饶,第三,我留下一只手!”陈墨斩钉截铁道。

    “好!”片刻后,郑景龙大笑着回道。

    对赌,规则还是由自己定,郑景龙不知道陈墨靠什么赢,何况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对方根本插翅难逃。

    说完郑景龙果然当着陈墨的面打了一个电话,让手下保镖撤走,如此,陈墨也终于放下心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