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初战魁山组成员
    金艺的夜晚,平常校园外总是充满着独特的风景,只是这一段时间,因为杀人案造成的惶恐,几乎不见了平日里,天当被地当床的青春大作战。

    陈墨躺在校园外一处长凳上,侧着身子,津津有味的看着不远处的帕拉梅拉旁,一位中年大叔将手深入一位美女的短裙。

    美女娇嗔的配合着中年大叔,二人耳鬓厮磨,像极了爱情。

    陈墨叹息一声,精神系数发动,驱动地上一颗石子,射向短裙女子,女子惊呼一声,只觉腰间一疼,随后东张西望,正好看到了侧身躺着的陈墨。

    “某不知名人士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二人兴致被打断,女子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与中年大叔道别,随后快速的返回校园。

    看着帕拉梅拉远离自己而去,陈墨将眼神盯在女子的身上,别误会,这个时间,落单的女子绝对是凶手下手的最好时机。

    然而,直到女子消失在陈墨的视线外,扔旧没有出现任何风吹草动。

    就在陈墨有些失望时,突然传出来一声枪响。

    “是钟怡宁那里!”陈墨惊坐而起,全力驱使系数能量,飞奔向枪声传来的方向。

    两分钟后,当陈墨到达另一条路时,正好看到一个背着帆布包的中年男子,手持大剪刀抵在一个哭泣不止的女孩腰间,男子面前正是持枪对峙的钟怡宁。

    “果不其然,就是皇家园林的修草匠!”陈墨来到钟怡宁身边,眼神盯在修草匠的剪刀上。

    “你跑不掉的,放下她!”钟怡宁见到陈墨过来,放下一半的心,大声呵斥。

    然而满脸胡子的修草匠,嘴角一笑,回道:“你当所有的反派都是傻子呢?”

    “你可不就是个傻子,你见过哪个反派有好下场的?”对方自己都把自己当做反派,倒让陈墨心中一乐。

    然而修草匠笑着摇了摇头,竟真的将面前的女子推到一边,大大咧咧的直视钟怡宁的枪口,女子得了空,连忙跑到钟怡宁这边。

    这是要原地投降的节奏?陈墨不敢大意,精神系数蔓延至修草匠周围,钟怡宁则取出手铐,走向修草匠。

    就在这时,修草匠突然诡异一笑,以非常人的速度,袭向钟怡宁,同时喊道:“我从来没有给警官放过血,你是第一个!”

    “小心!”陈墨同一时间,拔地而起,速度丝毫不落下风。

    “嘭!”又是一声枪响,然而出乎钟怡宁的意料,子弹竟然被修草匠的剪刀弹开,来不及开第二枪,眼看修草匠的剪刀就要到钟怡宁胸前,一根钢钉自陈墨手中疾驰而去,直射修草匠的眼睛。

    钢钉将要到达修草匠脸

    上时,修草匠突然停下击向钟怡宁的剪刀,打掉陈墨的钢钉。

    “系数能力者?”修草匠稳稳的停在钟怡宁面前,看着同样来到钟怡宁身边的陈墨道。

    “彼此彼此!”修草匠果然也是系数能力者,只是不知道处于什么阶段,自打入特异局一来,这也是陈墨第一次遭遇生死危机。

    “长白学院的还是星陨阁的?”修草匠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长白学院,星陨阁,修草匠的话让陈墨一惊,为何对方不问自己是特异局的还是神农会的?

    “你是哪个?”陈墨操起一股四川方言。

    “魁山组,窦志国!”

    窦志国毫不犹豫的报出自己的名号,陈墨自然也不会落于下风,回道:“特异局,陈墨!”

    “特异局不是全部去神农架绝地了?”窦志国在J市隐藏许久,就是因为知道特异局的人全部不在,才敢出来行凶作案,只是他不知道,陈墨是J市特异局的新晋成员。

    魁山组之所以是邪恶系数能力者组织,一是因为魁山组从未为人类对付异空间出过一份力,二是魁山组来者不拒,其中不乏违法乱纪,坏事做尽的邪恶系数能力者。

    在魁山组的眼里,普通人都是蝼蚁,系数能力者才是天选之人。

    当然,这些邪恶系数能力者,并不全部是天生就想要做坏事,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的系数能力离不开杀人放火,其中窦志国就是这样一个人。

    血系数,邪恶系数能力之一,绿绫初阶时窦志国尚能依靠活的动物血修炼,但当窦志国到达绿绫中阶后,动物的血再也无法为窦志国提供系数能量。

    起初,窦志国还能坚持,但当系数能量逐渐侵蚀窦志国的本性后,窦志国终于忍不住做起了杀人放血的勾当。

    对于窦志国来说,活人的血如同人间美味,处子的血更是其中极品,窦志国一眼就看出来钟怡宁是处女之身,此刻钟怡宁近在咫尺,窦志国无法自已的舔了舔嘴唇。

    特异局本就与魁山组不对付,魁山组的成员更是在陈墨的必杀名单上,此刻,二人相互对视,战意熊熊。

    系数能力者相遇,手底下见真章,二人乍起,右拳同时轰出。

    二人皆是全力一击,只听砰的一声,空气炸裂,窦志国后退两步,陈墨则后退三步。

    一个是早早就迈入了绿绫中阶的窦志国,一个是刚刚迈入绿绫中阶的陈墨,二人高下立现。

    硬碰硬,不是个明智的选择,陈墨神色凝重,立刻从兜里取出一颗钢钉,随后又是一拳击向窦志国。

    窦志国带着轻松的笑,迎向陈墨,仿佛胜利已在囊中。

    然而,陈墨也诡异一笑,二人对拳时,一根钢钉在精神系数的操控下,疾驰至窦志国的肩膀。

    “呲,”窦志国痛呼一声,因为二人距离过近,来不及躲闪,钢钉入了窦志国肩膀半寸。

    对于系数能力者来说,这种伤只是小伤,但陈墨的偷袭,仿佛惹到了窦志国。

    只见窦志国丝毫不顾及肩上的钢钉,一把抓向陈墨,同时,陈墨也学着窦志国,抓向对方。

    转眼间,只见窦志国右手抓着陈墨的胳膊,陈墨的右手也抓着窦志国的手腕,像极了相扑的动作。

    然而,陈墨的反击正中窦志国的下怀,只见窦志国冷漠一笑,陈墨顿时觉得气血翻涌,随后喉咙溢出一丝鲜血。

    “这是什么诡异的系数?”陈墨没有遇到过血系数能力者,自然不知道窦志国的能力。

    旁边的钟怡宁立马发现了陈墨的不对劲,立刻开枪支援陈墨,这个时候,钟怡宁也顾不上留下窦志国的性命。

    然而钟怡宁同样小看了窦志国,窦志国躲都不躲,只是迅速的将系数能量集中在钟怡宁开枪的位置,这一枪,也只是造成了一个小伤口,根本无法对窦志国产生致命伤害,钟怡宁看着弹落的子弹,惊惧不已。

    但是子弹虽然只是对窦志国造成了小伤,却也让窦志国分神他顾了一瞬间,就是这一瞬间,陈墨心中默念一声:“阿蛋,开启剑系数!”

    精神系数、剑系数,双系数齐出,新的一枚钢钉带着一丝剑气直入窦志国胸口。

    若只是精神系数,窦志国依靠自己的血系数,即便钢钉入了心脏,窦志国也能暂时压制住,但是窦志国完全没想到陈墨还有剑系数能力,剑气一入窦志国心脏,杀伐之力就仿若在窦志国心脏中肆虐。

    心脏若被破坏,即便华佗在世,也回天无力,窦志国顷刻倒下,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与此同时,陈墨也气血反噬,双腿踉跄,见到此幕,钟怡宁连忙扶向陈墨。

    一阵柔软擦脸而过,晕倒前,陈墨舒服的呢喃道:“好凶!”

    “钟怡宁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