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三十章 噩耗
    金艺步行街,陈墨正准备告辞而去。

    “陈墨,你有女朋友吗?”杭芊芊突然跳到陈墨面前,没来由的问上这么一句。

    “没有。”这真是个闻者落泪,诉者伤心的回答。

    “那你看我怎么样?”只见过两次面的杭芊芊竟然如此主动,毫无意外的打了陈墨一个措手不及。

    陈墨当然不会自信到杭芊芊对自己一见钟情,所以陈墨挖了挖耳朵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看我怎么样!”杭芊芊语气加重道。

    “不是这句,我问的是上一句。”

    “你有女朋友吗?”

    “有!”

    ......

    “杭芊芊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那你介意多一个吗?”杭芊芊嬉笑着,目光直视陈墨,没有一点不羞涩。

    别说,陈墨还真的被杭芊芊看的有点心动,毕竟男追女隔成山,女追男,隔层纱嘛,何况,谁会不喜欢浑身充满着青春气息的女孩呢?

    但陈墨仍旧强自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房,神色严肃,指了指太阳穴,缓缓道:“看到了吗?”

    “什么?”杭芊芊看了看陈墨饱满的天庭,疑惑道。

    “观音大士说了,戴上这个金箍以后,人世间的情欲,我不能再沾染半点!”陈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噗......,那你摘下金箍,我做你的紫霞。”杭芊芊这话不知是真心实意,还是陪着陈墨开玩笑。

    “不,齐天大圣爱的从来不是紫霞。”

    “那是谁?”

    “观音大士!”

    “什么鬼嘛?”饶是杭芊芊自认为智商很高,还是跟不上陈墨的天马行空。

    “悟空为什么心甘情愿戴上金箍?因为那是观音大士给的;唐三藏念咒的时候,悟空明明可以一棒子敲死他,为什么从来没有下手,因为悟空疼的不是脑袋,而是心;取经的路上,有那么一刻,悟空对着夕阳流泪,八戒就问,大师兄,你怎么了?你知道悟空怎么回答的吗?”

    “五百年前,被爱情的烟火熏伤了火眼金睛?”

    “不,悟空只说了四个字。”

    “哪四个字?”

    “迎风流泪。”

    “杭芊芊为您增加了3点系数能量!”

    不管怎么说,这一顿毫无由头的表白被陈墨糊弄了过去,然而就在这时,陈墨突然一愣,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

    谈过恋爱的人不一定贱,但骨子里散发着贱气的人,一定有着难以忘怀的感情经历,高中的时候,陈墨就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而故事的女主角此刻就在陈墨面前,女主角的旁边则是陈墨

    曾经很熟悉的好朋友。

    最俗套的分手情节,往往也是最现实的,家境条件差,又非独子,加上母亲带病的人怎么可能拥有爱情?二人懵懂的感情最终败给了简静的父母。

    陈墨的愣神只是一刹那,当对方也看到自己时,陈墨已经面带笑容。

    “陈墨?你怎么在这里?”本就数年不曾见过的二人,齐声的惊喜问道。

    男的叫高飞,女的叫简静,高飞不像高中时那样意气风发,脸上带着一丝愁绪,简静也不像高中时那样明眸善睐,多了许多疲倦。

    并不是所有分手的恋人,最终都会成为敌人,陈墨有自知之明,也从来不曾责怪过简静,所以陈墨除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哀伤,还真的有发自内心的再见面的高兴。

    “闲着无聊,来这里转转,你们呢?怎么也在这里?”陈墨心平气和的回道,倒是杭芊芊在陈墨身上,感觉到了一份无法掩盖的慌张。

    “我们俩在J市上班,这不,快要结婚了,就想着在J市买一套房子,只是市中心的房价实在太贵了,就想着来大学城这边看看。”多年不见,高飞仍旧对陈墨怀有一丝愧疚,声音逐渐变小。

    随后高飞打量了眼杭芊芊,继续道:“这位是?”

    不等陈墨回答,杭芊芊一把抱着陈墨的胳膊,言之凿凿道:“我是他女朋友!”

    这一幕,陈墨不好反驳,只能默认。

    这样一来,陈墨也不好现在就离去,四人又在步行街,寻了一处僻静的茶馆。

    S省,省北与省南的发展,本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更何况二人的老家都是在省北的一座小县城。虽然高飞在老家,属于家境条件尚可的一批家庭,但是也无法承担起J市三万一平米的房子,所以即便有陈平父母支援的几十万,二人还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买得起房子,还得起房贷。

    生活的重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二人就好像老了好几岁,陈墨不得不在内心中,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幸运。

    “高飞,简静怎么了?”在灯光的映照下,一直沉默寡言的简静,苍白的脸色暴露无遗。

    高飞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道:“上个月,我们思前想后,就一起去了医院,于是,于是......”

    “于是,于是,于是爱恨交错人消瘦?”去个医院怎么脸色就变差了,陈墨有些没搞懂。

    “把孩子打了!”高飞重重的道了声,带着自责的语气。

    世间所有的女孩子,都逃不过一个因果定律,她一定在某一个身上,吃过很多苦。

    陈墨没有权利去责怪高飞,而且,以陈墨对二人的了解,这多半是

    简静自己拿的主意。

    空气静谧,几人都沉默不语,片刻后,陈墨仿佛下定了什么主意,拿起手机,拨通了马心心的电话。

    “师父!”刚拨通,马心心就接通了电话。

    “心心,你们家有正在销售的楼盘吗?”

    “有啊,师父要买房子吗?心心可以送你一套,大别墅!”马心心知道陈墨还住在出租屋内,要送房子的念头,早就与陈墨说过好几次,可惜都被陈墨拒绝了!

    “我不买,有朋友要买房子,有没有普通点的楼盘?”

    “有,好像有个春意湖,是我哥哥弄得。”

    “春意湖的房子怎么样?”陈墨没有关心过J市的房市,于是问向高飞。

    “春意湖不行,市中心,又是湖畔房,学区房,太贵了!”高飞欲言又止,简静倒是开口回道。

    “那行,我给你哥哥打个电话。”陈墨心中明了,没有回答简静,随后又拨通了马心情的电话。

    “陈先生,您好。”

    “马儿,好久不见啊?别这么客套,叫我陈墨就行!”一想到马心情,陈墨就高兴,原本严肃的脸色也变的舒展开来。

    “马心情为您增加了1点系数能量!”

    “这么久了,还能做贡献,不错不错!”陈墨嘟囔,随即不等马心情开口,继续道:“春意湖,你弄的吗?”

    “我弄得!”

    “可以低价来一套吗?”

    “不可以。”

    “啊?”陈墨很尴尬。

    “送你可以!”

    “不是我要,我朋友要买。”

    “价格你自己开。”

    “多少你们不赔钱?”

    “你开口,多少都不赔钱。”

    “不打哈哈,正经点!”

    “我很正经,我什么都缺,就不缺钱,你的人情更值钱!”

    “......”

    二人你来我往,仿佛买菜一般,讨价还价,只不过是买家要给钱,卖家不要钱,但最终还是敲定了一万块钱一平的价格。

    “春意湖,一百五十平的房子一套,一万一平,要不要?”陈墨盯着简静问道。

    “要!当然要!”简静与高飞都带着惊喜,丝毫没有怀疑陈墨话里的真实性,因为从高中那会,二人就了解,在大是大非上,陈墨从来不糊弄。

    没有人喜欢欠别人人情,但人若是有能力,为何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身边的人一把呢?!

    “陈墨,听家里人说,阿姨的病情加重了。”临分别,高飞终究下定了决心,将这件事告诉给了陈墨。

    陈墨心中下意识的咯噔了一声,千算万算,陈墨都没算到,母亲病情加重,所有人都瞒着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