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不会使剑 > 《我真的不会使剑》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再次约架
    “小墨,你妈病情好的差不多了,不如回家疗养,空气也好很多。”陈父听说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后,疲倦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担忧。

    “是啊,小墨,有你嫂子在,不用太担心。”陈砚也劝道。

    “爸,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放心吧!”陈墨并不是故意要钻牛角尖,而是因为母亲确实需要再观察几天,至于医生口中要来的大人物,所谓有理走遍天下,陈墨并没有太过担忧。

    翌日,陈墨母亲所在ICU病房果然来了两位身着西装的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一位沉稳、威严的中年人,身后则跟着一个面露火气的青年。

    “打扰几位了,这是我的名片。”中年人面带微笑,轻微俯身,将名片双手递给陈父,陈父也在衣衫上擦了擦双手,接过名片。

    “家姐突发疾病,需要立刻住院观察,老哥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中年人自认为做足了礼节,但表情里对陈父的的不屑一顾,还是没有逃过陈墨的眼睛。

    “贺先生是吧?ICU病房那么多,为什么就挑选我们这间?”陈墨拿过名片,看了眼名片上仅有的‘青云集团董事长贺承运’字样。

    “其他病房恰好都是刚刚动过手术,或是还没脱离危险期的病人,医院说了,只有这间病房最为合适。”贺承运笑容更盛,解释道。

    “那不知,你姐姐得了什么病?”陈墨目不斜视,盯着贺承运的眼睛。

    “呃,”贺承运欲言又止,缓缓皱起眉头,贺承运身后青年却突然上前一步,大大咧咧道:“我妈妈一直呕吐,还没找出来病因。”

    “哦,不说先来后到,我们还是交过住院费用的,单说一个刚刚手术过的和一个仅仅是呕吐的,谁更应该住在ICU?”陈墨嗤笑一声,仍旧直视贺承运。

    陈墨的油盐不进,出乎了贺承运的意料,但身为一个上位者,贺承运并不会轻易动怒,只片刻后,贺承运就接着道:“你们的住院费用,我可以承担,另外再给你们一万块钱,买点营养品,可行?”

    贺承运从众人的衣着中,一眼就看出来陈墨一家的家庭条件,想当然的也认为陈墨不过是想要点好处,自认为这样就如了陈墨的愿。

    但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是陈父打小就灌输陈墨到长大的,陈家一家人可以为了这个家低声下气,但绝对不会因为一点好处就丢掉骨气。

    “贺先生还是请回吧,最后三天的观察期一过,我们自然会离开医院。”陈父突然挺起胸膛,摆手回道。

    陈父话音刚落,贺承运突然收敛笑容,不等贺承运开口,青年就已经按捺不住,“敬酒不吃吃罚

    酒,也不打听打听你们面对的是谁?!”

    这时候,陈墨走到青年跟前,语气不急不缓,冷静道:“不要在病房大吵大闹,不然别怪我把你扔出去了。”与此同时,陈砚也走上前,与陈墨并肩而立。

    空气突然凝滞,青年看着孔武有力的陈砚,外强中干的性格一表无疑,倒是贺承运眉头一拧,背着双手道:“很久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了。”

    在Z市,青云集团并不像成华地产名气那样大,但青云集团有一样是成华地产比不起的,那就是青云集团做得全是政府的生意,传闻皆因为,青云集团董事长贺承运的姐夫,是Z市某一位手握实权的领导。

    “咋滴,您是耳朵出了问题,别人没法和您正常交流?”陈墨咧嘴一笑,回道。

    贺承运无动于衷,青年却眼神狠辣,站在贺承运身后威胁道:“上一个像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今坟头草已经三尺多高了。”

    青年刚刚讲完,就被贺承运一瞪,于是慌忙捂口,眼神闪烁。

    这一幕,陈墨判定,十有八九是确有其事。

    “啧啧,青云集团董事长原来还是个刽子手?”陈墨嬉笑,表情上没有一丝畏惧,仿佛是不相信青年的话。

    陈墨的反应让贺承运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陈墨突然大声朝青年呵斥道:“说,你青云集团杀了多少无辜的人!”

    “他们该死!”青年面带疯狂,下意识的喊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贺承运一巴掌朝青年扇去,却又想到了什么,及时收手。

    青年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气氛一时间陷入冰冷,除了陈墨,场中所有人或多或少的都带着惊惧。

    “诸位,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这外甥开玩笑的话,我不希望从你们的口中传出,否则,指不定有些开玩笑的话就变成真的了。”一直沉稳的贺承运,终于露出了獠牙,赤裸裸的威胁道。

    陈墨终究要离开自己的家人,但陈墨绝对不能给自己的家人留下任何不安全的因素,贺承运的话点醒了陈墨,如果想要保护亲人,首先自己必须要足够强大,强大到一句话就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贺承运的可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陈墨心思百转,旋即竖起一根手指,回道:“若想这话不出这间病房,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贺承运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镇住对方,开口接道。

    “后天下午三点,郊区废弃的花园城,你带着你的小弟,我带着我的小弟,我们一战定输赢,直到一方认输为止!”陈墨终于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打架斗殴可不是好办法?”贺承运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来由的道了一句。

    “咱们下里巴人,能动手的不BB,就这法子,你就说敢不敢吧?”陈墨很认真的对着贺承运说道,却让陈砚和杭芊芊想起了昨日的约架,二人不由的会心一笑,陈父三人却满脸担忧。

    “哼,如你意!”贺承运冷哼一声,给了青年一个眼神,转身离开。

    “谁报警谁孙子!”陈墨朝二人的背影遥遥喊道,却看到贺承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贺承运为您增加了2点系数能量!”

    “这孙子,还真想报警,幸亏,幸亏!”陈墨拍了拍胸口,长呼一口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