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英雄联盟之上古卷轴 > 寒江灵脉
    洛桑看着公告上面的东西,沉思了一会儿,对着林诗涵说道:“不管什么情况,我们先进城再说!”

    林诗涵心中担忧,也想赶快进入寒江城,便朝着洛桑点了点头。

    城门口排着的长队缓慢的行进着,如果现在去排队的话,会在这里滞留很长的时间,而且被一帮守城士兵盘问,很容易暴露林诗涵的身份。

    看了眼城门的方向,洛桑拉着林诗涵的手朝着城墙拐角没有人注意的地方走去。

    “怎么不是要进城吗?来这里干什么?”林诗涵看到洛桑拉着自己来到阴暗处,语气疑惑地问道。

    “我直接带你进去!”洛桑对着林诗涵轻轻一笑,伸手一划,在自己面前打开了一个空间涟漪。

    “这是……”林诗涵看着自己面前荡漾的空气,惊讶地张开了小嘴。

    洛桑没有再说话,直接拉着林诗涵迈了进去。

    眼前景色一闪,原本的大漠风光瞬间变成了青砖绿瓦,林诗涵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熟悉的场景,那些斑驳的墙壁和古旧的园林,这不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吗?

    “这里是……城主府?”林诗涵睁大了眼睛,抬着头看向洛桑。

    “我只能带你过来这里,你父亲的书房在哪里我不清楚!”洛桑道。

    “寒江灵脉的地图就在我父亲的书房里面,我们现在赶快过去拿吧!城主府现在已经被夜影宗的人占领了,说不定拖得时间久了,他们的人就找到了!”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林诗涵语气略微有些着急地说道。

    “有人过来了!”林诗涵话音刚落,洛桑便抓着她的袖子将她挡在了墙角。

    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放开我!放开我!”

    一队穿着城主府府兵衣服的人抬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从圆形的院门中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污言秽语,女人绝望的挣扎着,哭声传出去老远。

    “那是秋兰姐的声音!我求求你,救救她好不好!”

    听见女人的呼救声,林诗涵面带哀求地看向了洛桑。

    “那些人去的地方,是不是你刚才给我指的你父亲书房的方向?”洛桑看着从不远处经过的那群人,看着林诗涵问道。

    听了洛桑的话,林诗涵才注意了一下那些人行进的路线,果然,那里确实是书房的方向。

    洛桑从林诗涵的眼神中获得了答案,他拉着林诗涵的手,悄悄地跟在了那群人的身后。

    又转过了几个院子,一间修饰得古色古香的房子出现在了洛桑的面前。

    “那就是父亲的书房!”林诗涵指着前面的房子说道。

    洛桑抬头一看,房子的二楼有一扇打开的用来通风的窗户,抬着女子的一行人刚好书房门口走了进去,洛桑拖着林诗涵纵身一跃,悄无声息地从二楼的窗口潜进了书房之中。

    一入书房,便可以闻见满屋子的书卷气,一卷卷散落在地上书无比的狼藉,一看就是被人破坏过的。

    “寒江灵脉的地图在一楼的普通书架上,就藏在书脊里面!”一站在二楼的地面上,林诗涵就开口说道。

    “段辉,你无耻!城主生前对你恩重如山,没想到你竟然做了夜影宗的走狗,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良心吗?”女人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林诗涵面色一变,嘴里喃喃地说道:“原来,内鬼是他!”

    “内鬼?”洛桑疑惑道。

    “城主府铜墙铁壁,夜影宗本来是不可能短时间内攻破的,但是在那天晚上,有人打开了城主府的大门,把夜影宗的人放了进来,要不然,我父亲跟我一定能够跑掉的!段辉是城主府卫队队长,平日里我父亲待他如亲儿子,没想他竟然……”林诗涵愤怒地对洛桑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洛桑感叹一声,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嘎吱!

    楼下传来了一声大门被关闭的声音。

    “段辉,你要做什么?”秋兰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

    “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秋兰,难道我的心意,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平日里你仗着有大小姐给你撑腰,我不敢动你,可如今,哼哼!”段辉得意地声音响起。

    “卑鄙!”秋兰悲愤无比,但她只是一介弱势女流,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秋兰,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怎么,难道我段辉哪里比别人差吗?我是城主府最年轻的卫队队长,不到四十岁,一身修为就达到了真武境一品,难道我还配不上你一个小侍女吗?”

    “呸!要不是城主经常赏赐给你寒江灵脉的灵晶,你的修为能进步这么快吗?你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哈哈!你说的不错!但那又怎么样?寒江灵脉又不是他林右堂一个人的,而且,他大概没有想到,我找到了寒江灵脉的地图了吧!”

    “什么?”秋兰和林诗涵语气同时一惊。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他们带你来这里?就是因为我找到了寒江灵脉的地图,所以才要在这里庆祝一番!”

    “庆祝?”秋兰眼皮一跳。

    “嘿嘿!”段辉桀桀一笑,走到了秋兰的身边,抬起了她雪腻的下巴。

    “你,就是我的奖品啊!好香!”段辉将头凑在秋兰的脖子处,陶醉的闻着。

    刺啦!

    突然间,段辉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一把将裹住秋兰娇躯的纱裙撕烂,开始死命地去亲她,秋兰奋力地反抗,但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一件地减少。

    “救命啊!救命啊!”

    秋兰绝望地喊着,段辉却哈哈大笑:“叫吧!叫吧!今天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哎!”段辉得意地话音刚刚落下,一个陌生的男声就从二楼的楼梯口传了下来顿时将段辉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是谁?”段辉从地上拾起大刀,凶神恶煞地看着洛桑。

    林诗涵满脸怒气地从洛桑的身后走出,看着段辉斥道:“段辉,你还认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