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争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归隐(大结局)
    泰华之巅一战,很快便传遍整个中土,许多修仙者在议论的同时,也不由感叹。

    重创昏迷的夏侯天,被黄德等人一路护送回到青云派,孔夏立刻拿出青云派之积蓄救治!

    什么万灵丹,什么肉骨膏,什么天命散,种种灵丹妙药几乎可以用庞大来形容,可见夏侯天之待遇是何等的高贵!

    可惜,如此多的灵丹妙药,却无法令夏侯天转醒,虽然身躯之创伤已慢慢痊愈,但是······

    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一月之久,终日看护在夏侯天身旁的紫鑫与冰莹,更是十分焦急。

    “姐姐,你看天哥他,会不会······”冰莹担心的问道。

    古往今来,修仙者之间的争斗与杀戮不知凡几,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大战之后,因伤势过重而无法苏醒的,也不是没有,这些人的结局,大部分都是在睡梦中慢慢死去,直到真元散尽的那一刻!

    “不会的,天他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了,妹妹,越想心就会越乱的,我们应该相信他,不是吗?”紫鑫安慰道。

    她明白,他不能乱,一旦她乱了,那么将会感染所有人,尽管她心中十分担忧,但是表面上,却依旧是气定神闲,一副了然之色。

    也许是感觉到了紫鑫的镇定,也许是真的想通了,冰莹渐渐冷静下来,柔和的目光游离在夏侯天身侧,一动不动!

    看到这些,紫鑫只能兀自在心中叹息,一颗心也紧紧牵挂在眼前,依旧安静的躺在床铺之上的人儿,那个她心中,永远无法替代的男人!

    殊不知,鸿蒙境中,正在发生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巨变!

    泰华一战,夏侯天对于道之理解,更加清晰,终于踏出了关键之一步,凝聚出了自身之剑域,修为也大步向前,提升至元婴后期,距离圆满只是时间问题。

    鸿蒙境,这件天地之灵宝,随着夏侯天的成长,一步步的完善着,时至今日,它终于渐渐解开了神秘的面纱。

    “大哥,鸿蒙境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夏侯天惊讶的看着虚无一片的天空,惊叹道。

    在其身旁,独孤寒也是一脸如此之像,只不过,却多出一分镇定。

    “兄弟,若是当初的那位书店掌柜,知道这些,恐怕会追悔莫及吧!”独孤寒打趣道。

    “哥哥,你看,敏儿长大了!”敏儿乖巧的出现在夏侯天身前,摆弄着一袭粉红色的长裙,犹如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亭亭玉立。

    在那一瞬间,夏侯天被深深的吸引了,不过转念间,便回归心神,只剩下欣赏。

    感觉到夏侯天的转变,敏儿心中不由微微失落,暗自的点下了头。

    “敏儿,你怎么了?”夏侯天问道。

    “哥哥,没什么吗?对了哥哥,敏儿学会了好多,表演给你看,好吗?”紧接着,敏儿仿佛想到了什么,立刻兴奋起来。

    “好啊!”

    此刻的鸿蒙境,四周边缘之浓雾已悄然而散,并且不断的向四周延伸,头顶之上,无尽的虚空深邃而迷离,就仿佛那未知的一切,吸引着众人的好奇。

    身为鸿蒙境之主的夏侯天,无时无刻不再感受着一切的变化,似乎每时每刻,鸿蒙境都在涨大,也许那时间的尽头,便是另外一方天地,属于他的鸿蒙天地!

    刹那间,虚空之中降下一缕缕耗光,五彩缤纷,绚丽夺目,敏儿的身影,慢慢浮现于夺目的光辉之下,犹如仙女一般,舞动着曼妙的身姿。

    随着敏儿的舞动,一颗颗美丽的星辰仿佛受到吸引一般,不断在其身前环绕,以她为中心,化作一颗颗点缀的光影。

    “兄弟,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独孤寒一边观赏着敏儿的舞蹈,一边对着夏侯天说道。

    在他看来,他这个兄弟什么都好,就是感情问题,过于迟钝。

    “大哥,我何尝不明白这些,只是,哎!随缘吧!这样不是挺好吗?”夏侯天反问道。

    “恩,随缘吧!”独孤寒道。

    随着敏儿的舞动,夏侯天仿佛与鸿蒙境之联系更加紧密,一股仿佛源自天地之初的讯息,透过它传入夏侯天的意识之中。

    “原来如此!!”夏侯天瞬间明悟一切,也不禁感叹,自己之福缘是何等之深厚,能够在河间镇得到如此宝物。

    “兄弟,什么原来如此?”独孤寒好奇道。

    要知道,能够令夏侯天表现出如此模样的时候,并不多见。

    “大哥,原来这鸿蒙境,竟然是天地分离之际,一丝本源所化!”夏侯天诉说道。

    “天地本源!难怪会如此,哈哈哈,兄弟真是气运身后,如此方外世界,却独属兄弟你一人所有!”独孤寒羡慕道。

    “错了!大哥!”夏侯天笑道。

    “何错之有?”独孤寒问道。

    “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才对,哈哈哈!!!”夏侯天大声喊道。

    言出法随,冥冥之中,独孤寒的意识之中似乎多出一些什么,就仿佛鸿蒙境不再如从前般陌生,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油然而生。

    独孤寒瞬间明白,这一切都是夏侯天给予的,如果没有夏侯天的意念,鸿蒙境不会做出如此改变!

    “兄弟,时日不早了,你也该离开了,想来,我那两个弟妹,应该等着急了吧?”独孤寒笑道。

    “恩,也有三日了,是该出去了!”夏侯天如此想道,便将意念遁入鸿蒙境。

    境中三日,已是三载寒暑交替!

    三年来,紫鑫与冰莹一直轮流照顾夏侯天,生怕发生任何事情,可惜一次次的期盼,等到的却是一张沉睡的面孔。

    今日,轮到冰莹照顾夏侯天了,冰莹像往常一样,对着夏侯天沉睡的身躯,诉说着一些往事!

    突然,冰莹发现夏侯天眼皮微微颤动,立刻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揉了揉双眼,便看到一双久违的目光袭来。

    “天哥,你终于醒了!”冰莹喜极而泣,激动万分。

    “冰妹,你怎么了?”在夏侯天看来,只不过三日未见,为何冰莹会如此神情。

    暮然间,夏侯天发觉冰莹有些变化,似乎比起三日前更加沉稳,更加稳重。

    “天哥,我这就通知紫鑫姐姐他们!”冰莹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发出一道令箭。

    令箭冲天而起,划出一道绚丽的彩虹,刹那间,深处青云派四周的众人,立刻停止一切,飞一般的驶向天阁所在。

    转眼间,夏侯天的内室,便传来一片喧闹之声!

    黄德、钱昆、陈仑、蓝心、离方、平霸天、张明、孔夏,还有紫鑫与冰莹,纷纷汇聚在前,均是一脸兴奋。

    “大哥,你醒了!”

    “贤弟,真是吓死哥哥我了!”

    “师弟,你还好吧!”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夏侯天一头雾水,在他看来,不过三日光景,不至于如此激动才是。

    “大家这是怎么了?不过三日未见,不必如此吧!”夏侯天下意识的用手指摸了摸鼻梁,淡淡的说道。

    “三日?!”众人先是一惊,接着异口同声的说道:“三年了,大哥!”

    “三年······”夏侯天呢喃道。

    “哈哈哈哈······”夏侯天忽然仰天长笑,弄的众人很是不解。

    “天哥,你真的没事吗?”冰莹担心的说道,他怎么看,心爱之人都不像是没事。

    “哦?没事,当然没事!”夏侯天肯定的说道。

    “三年来,那么金琳儿呢?”夏侯天想到了曾经的诺言,问道。

    “大哥,两个月前,金琳儿已离开了,临走前,她还邀请我们再去金鳞一族做客呢!”蓝心兴奋道。

    众人之中,也许是心性的关系,以蓝心与金琳儿的关系最为密切,几乎无话不谈。

    “哦,这就好!”

    一年之后,青云派一切都走上正轨,夏侯天知道,他该离开了!

    这一年来,除了为独孤寒重塑身躯之外,夏侯天唯一做的,便是陪伴在两位娇妻左右,寸步不离,似乎想要补偿三年来的一切。

    一日,夏侯天将众人召集到天阁之中,将归隐的想法和盘托出,众人一点也不意外,反而深以为然。

    “大哥,既然离开青云派,那么我们去哪里呢?”钱昆问道。

    “我想先回家看一看!”夏侯天想起了年迈的父亲。

    ······

    天华城内,十多年的发展,夏侯一族早已成为天华第一族,声名远播!

    曾经的爵府,早已不见踪迹,只有一座硕大的王府,耸立在侧,戒备森严,丝毫不输于皇宫禁地。

    熟悉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看到眼前的一切,夏侯天知道,他可以放心了。

    “来者何人,王府重地,闲人免入,否则格杀勿论!”一队兵士将夏侯天等人拦住,领头的兵将当头喝道。

    “大哥,看来你家里都不认识你了?”钱昆打趣道。

    “贤弟,被拒之门外的感觉如何?啊?”离方更是笑道。

    夏侯天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对着兵将说道:“请通报一声,就说夏侯天回来了!”

    兵将深思片刻,似乎记忆中,夏侯族人中,并没有夏侯天此人,不过看眼前数人气势不凡,便道:“请稍带,我这就前去通报王爷!”

    兵将走后,兵士依旧毫不松懈,杀气腾腾,一看就是上过战场的老兵,有一股有我无敌的气势。

    片刻之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夏侯天一眼便认出,那就是他的大伯——夏侯仪!

    “你是天儿?”夏侯仪问道。

    十多年没见,曾经的少年,如今已风华正茂,令他不敢确认!

    “大伯,是我!我父亲呢?”夏侯天问道。

    “大哥,是天儿回来了吗?是天儿吗?”一阵激动的声音从王府内传出,紧接着,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在夏侯天眼中。

    “爹!!!!”夏侯天跪倒在地,痛声喊道。

    “天儿,你终于回来了,十多年了,爹爹还以为你已不在人世了!”夏侯渊扶起夏侯天,细细的打量起来。

    “爹!”紫鑫与冰莹上前喊道。

    “这是······”夏侯渊想到了什么,但是不敢确定。

    “爹,这就是你的两个儿媳妇,紫鑫、冰莹,快行礼!”夏侯天说道。

    “好,好,免礼了,走,府里说话!”夏侯渊激动道。

    是日,夏侯天回归的消息不胫而走,夏侯一族之人络绎不绝,纷纷前来道贺,他们非常清楚,夏侯一族能有今日,乃是夏侯天当初留下的灵兽所致。

    父子二人多年未见,一谈就是一夜,若非夏侯天看到父亲十分疲惫,自行打断,恐怕便是三日三夜,也说不完!

    就这样,夏侯天一行人,便留在了天华城,闲暇之余尽尽孝道。

    七十年后,夏侯渊寿终正寝,虽然有夏侯天炼制之延寿丹药调补,也终于走到了寿命的尽头,只可惜,夏侯渊不惧灵根,无法修仙,否则夏侯天便是倾尽所有,越要令父亲长命百岁!

    临终前,夏侯渊只说了一句话:“天儿,父亲知道,这七十年,你心志不在此,父亲死后,你就离开吧,夏侯一族的未来,便有族人自己掌握吧!”

    “爹!”

    最终,夏侯天还是离开了,离开了天华城,永远的离开了,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他所要留念的。

    ······

    又过了十多年,夏侯天悄悄的回到青云派,隐匿在药王洞前,可惜,那道尘封的道门,依旧未开。

    “药长老,夏侯天走了!”

    夏侯天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对于那位曾经帮助他良多的老人,深深的拜了下去,便转身离开。

    借助金琳儿留下的方法,夏侯天等人重回海外群岛,依旧定居在荒岛之中,好不乐哉!